彭德怀婚姻中的历史悲剧

  彭德怀婚姻中的历史悲剧

毛泽东曾有诗题彭德怀: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是毛泽东一生中惟一以诗歌形式称赞其爱将的一首诗。毛泽东的诗句活画出彭德怀将军的英武。然而,在这位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背后,在他的一生中,竟有着令人辛酸的感情经历和曲折的婚姻往事。

  

与表妹周瑞莲凄楚的故事

  

周瑞莲是彭德怀舅舅所抚养的一个孤女,从小受到彭家的关爱,尤其是彭德怀,与其情同手足,假如没有意外,他们将会成为一对天长地久的夫妻。彭德怀当年带头反抗官府和地主借饥年囤粮而被通缉远走他乡,想到将来要和表妹成亲,他咬紧牙关在外地做苦丁想挣点钱回家,结果却被工头欺压,空手而归。见到彭德怀回来,舅舅给他们定下了婚事。但不久,少年彭德怀却惜别了自己的未婚妻,从军去找穷人的出路了。淳朴、善良的瑞莲拿出两双绣着字的鞋塞给彭德怀,他打开一看,是同心结3个字。一对朴实、厚道又对未来寄予美好憧憬的恋人就这样分别了。岂知这竟是他们的永别!

  

彭德怀投入湘军,英勇作战,3年后成了连长。这期间他省吃俭用,准备将来返乡与表妹成婚。突然,传来了尤如出自地狱的消息——地主向舅舅逼债,舅舅无能为力,狠心的地主竟要小瑞莲做抵债品,表妹宁死不从,跳崖身亡!

  

听到这个噩耗,彭德怀背着人上山失声痛哭,心底里埋藏着的是大海般的仇恨。

  

与发妻的曲折姻缘

  

此后,因为年龄渐大,拗不过旁人的劝说,1922年彭德怀勉强同意与一位货郎的女儿刘细妹结合了。

  

彭德怀娶了刘细妹后便给她取名坤模(女中楷模也),又令其放足。虽说两人的感情不像彭德怀和表妹周瑞莲那样深厚,但毕竟夫妻一场,彼此恩爱自是当然。不料后来彭德怀领导平江起义兵打长沙,从此与之失去联系,也与老家断绝了音讯。所谓乱世夫妻,一别遂成永别也是常事,于是刘坤模在彭德怀音信全无、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在武汉又与他人成婚。

  

这一切,戎马倥偬中的彭德怀毫无所闻。直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刘坤模在后方忽闻平型关大捷的消息,才知道彭德怀还活在世上,于是急忙写信,彭德怀收到后马上回信让刘坤模到延安来。这对离散了近10年的夫妻见面后都十分激动,刘坤模泣不成声,彭德怀也连连感叹,安慰道:这些年你为我吃苦了。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破镜重圆。当刘坤模慢慢说到彭德怀平江起义之后自己的故事——在国民党追索下被迫离家出走,四处漂泊数年;在担惊受怕身心交瘁下只好与人重缚家庭,匿居他地;作为一个女人,她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她还有了别人的孩子。

  

彭德怀听着刘坤模的诉说,仿佛当头挨了一棒:等了她快10年,却已经是人家的人了!多少年后,彭德怀谈起这段往事还叹息道: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她。

  

与中外两名女作家的交往

  

1937年春,彭德怀在陕西渭河北岸的三原县云阳镇主持红军整训,准备迎接全民族抗战。此时陕北成为全国爱国青年男女无限向往的地方,他们摆脱国民党沿途的封锁辗转到这里,一时陕北的春天也显得格外具有蓬勃气象。于是也就有了一个美好的传闻:有一位知名的女作家从十里洋场的上海来到陕北,久慕彭大将军的英名,赶往前线的云阳镇去见彭德怀,并借此体验红军生活,为创作积累素材。女作家被传奇色彩包裹的彭将军深深吸引,尤其敬重他那融汇军人英武与农民纯朴为一体的特殊气质,对他充满了好感和神秘感;而彭德怀对她也亲切有加,又都是湖南老乡,相见格外热情,他曾对这位女作家倾述自己的身世,并与其谈论文学的问题。不久,周恩来也来到云阳,听说了这件事后,周恩来和彭德怀开玩笑,问他们俩何时可以办事。彭德怀苦笑着回答:没有的事。原来他与女作家在工作和生活上均难以协调,何况那时他还没有得到自己结发的妻子刘坤模的消息,于是那个念头很快被打消。

  

这个女作家就是丁玲。

  

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记者倾慕彭德怀将军。1938年初她去采访山西洪洞县马牧村的八路军总部时,以西方女性特有的坦率表达衷情,却被彭德怀婉拒了。因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后来当彭德怀与浦安修结婚时,彭德怀如实汇报了这段奇遇——当女记者表示无法理解彭德怀的回拒时,彭德怀严肃地说:我是打仗的,随时都要上前线,且准备牺牲,战争是长期的和非常残酷的,所以我们不能相爱。女记者赶紧说:我爱你,为你,我不怕任何危险。对这种西方话语,彭德怀也回敬以坦率和幽默的中国话语:你爱我,我很感激,可我不爱你呀。于是当日军发动进攻、文化人被安排撤回延安之际,这位女记者独自坐在村边的石头上,望着村内的袅袅炊烟而饮泣。第二天,她随队怏怏地离开了总部。

  

这位外国女记者就是美国人史沫特莱。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彭德怀婚姻中的历史悲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