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年过花甲始称君

  第034章 年过花甲始称君晋惠公为人不守信用,答应给秦国5座城池不了了之,而后竟恩将仇报,攻打秦国,结果被公孙枝捉住。秦穆公囚禁了惠公3个月,而他的姐姐也就是秦穆公的夫人以死相逼,秦穆公才放了他。晋惠公回到了晋国,派人去追杀重耳,而百姓很信任重耳,纷纷对晋惠公表示不满。晋惠公知道民心已失,所以他不想再得罪别的诸侯国了。为了向秦穆公表示自己的悔意和诚意,晋惠公把公子圉送到秦国,当作人质。虽然是人质,但秦穆公的夫人对侄儿疼爱有加,别人也没有敢小瞧他的。公元前637年,晋惠公病死。而公子圉又在秦国做人质,所以晋国一时又没有了国君。公子圉虽身在秦国,可心早已在晋国的王位上,他怕重耳杀回来夺取王位,又怕自己的弟弟抢夺王位,于是偷偷地跑出了王宫。 公子圉逃回了晋国,做了国君,他就是晋怀公。他想自己在秦国做人质,虽然没有人小瞧自己,但毕竟是人质。他认为那是奇耻大辱,于是与秦国断绝了关系,而且反目成仇。 秦穆公气得七窍生烟,心想:这对父子真是一家人,一个忘恩负义,不讲信用,一个恩将仇报,过河拆桥,真让我伤透了心。秦穆公对晋惠公和公子圉确实不薄,虽然把他们囚禁在秦国,但也能以诚相待,而这二人却都没有良心。秦穆公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后悔,他后悔当初不应护送晋惠公回晋国,而应护送仁义的重耳。他眼前忽然一亮,心想:我现在如果找到重耳,让重耳回到晋国做国君,一是可以解除我心头之恨,二是重耳人忠厚,不会背信弃义,与我秦国一定会友好往来。此外,重耳在百姓威望很高,如果他做了国君,晋国的百姓也会过上好日子。于是,秦穆公派人去打听重耳的下落,后有人报:重耳在楚国已经住几年了。 秦穆公决定亲自去见楚国国君,并见见重耳。 重耳受到晋惠公的追杀,四处漂泊。他一路历尽千辛万苦,先到了曹,曹君不理;后又到了齐,可齐桓公一死,齐国大乱;又去了卫国,卫君傲慢无礼;来到了宋,宋襄公病重,百姓苦不堪言;最后到了楚国,才安定下来。楚国国君对待重耳像自己的亲兄弟一样,特别热情。这一天,秦穆公驾车来到了楚国。楚王出城相迎,秦穆公对楚王说:“今日拜访,主要是想迎接公子重耳回国,做晋国国君。今晋国一片混乱,需要明君定乾坤,众人说重耳仁义,有才有德,所以前来相迎。”楚王一听,也很高兴,心想:我楚王与重耳以兄弟相称,我待他如自己的亲人,他做了晋国国君对自己也绝无害处。于是,楚王去找重耳。重耳一见楚王,赶紧相迎,说道:“楚王您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楚王说道:“重耳,你我二人如兄弟,我有话就直说了,今秦穆公已来到我这里,他想把你护送回晋国,让你做国君。秦穆公说,现在晋国上下一片混乱,百姓更是生活困苦。如果公子能去晋国做国君,晋国一片新气象指日可待啊!公子忍辱而逃,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收拾旧山河,重整旗鼓吗?今日秦穆公为你保驾,应该说是万无一失。秦穆公为人贤达,而晋惠公和晋怀公都忘恩负义,背信弃义,所以大家特别希望公子重出江湖。”重耳思考了一会儿,想起了在晋国的妻儿和当初被逼而走,又想起了齐国的妻儿迫于无奈劝他逃离齐国并辗转来到楚国,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能有一番作为。于是重耳下定决心,答应了楚王,和楚王一起去见秦穆公。重耳很有礼节,上前给秦穆公深施一礼说道:“小弟有失远迎,请多多原谅!”秦穆公一看重耳,虽年事已高,但为人忠厚可信。秦穆公很喜欢重耳,便决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重耳。秦穆公的女儿叫怀赢,天资智聪明,知书达理。那时公子圉在秦国作人质时,秦穆公的夫人保媒,让怀赢嫁给了公子圉。秦穆公虽然有些不愿意,但夫人提出来,也没有反驳。后来,公子圉从秦国逃跑,丢下怀赢不管了。今日秦穆公找到女儿,对女儿说:“为父再给你找一个人。”怀赢答道:“女儿之事,父亲尽管做主。”秦穆公大悦道:“那好!嫁给重耳,此人虽年纪稍大,但为人忠厚。”怀赢一听吃了一惊,觉得很为难,自己是公子圉的妻子,而重耳是公子圉的叔叔,这不是叔叔娶侄媳妇了吗?另外重耳已不是年纪稍大,而是很大,都已年过花甲了。可是怀赢又怕父王生气,所以勉强答应了。重耳一听秦穆公想把自己的女儿怀赢嫁给自己,也觉得很不合适。心想:差着辈呢,还不被别人取笑。于是,重耳想推了这门亲事,赵衰立即劝道:“主公不能推掉此门婚事。历来两国修好,都是靠婚姻维系。晋献王,也就是你的父王将你姐姐嫁给了秦穆公,从此晋、秦两国关系很好,要不是晋惠公和晋怀公三番五次让秦穆公恼火,秦穆公也不会对他们无礼。话又说回来,要不是看在你姐姐的面上,秦穆公捉到晋惠公,早就该杀了他。所以主公一定要答应下来,如果主公成了秦穆公的女婿,秦穆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保护我们回国,您就可以当上国君,拯救我晋国天下百姓了。”重耳勉强答应了,61岁的重耳成了秦穆公的老女婿。 公元前636年,秦穆公亲自率领大军护送女婿重耳回国。 这一日,大军来到了黄河边,秦穆公把军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保护重耳过河回国,他率另一部分人马在这里等候消息,如果晋国万一大乱,秦军大败,他好立即出战前去接应。 重耳、怀赢和秦穆公洒泪而别。秦穆公拉着重耳的手说:“晋国百姓能否过上好日子,都靠你了,另外女儿尚小,多多照顾。” 重耳率人登上了大船。壶叔正在往船上搬东西,重耳一看原来是自己和几个大臣们用过的旧物品和穿过的旧衣物,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心想:壶叔还要它干什么,回国之后,什么不都会有了吗!于是他对壶叔说:“把这些东西扔了吧!”壶叔一愣,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哪个也舍不得扔。重耳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壶叔,扔了吧,回国之后,我们就有好的、新的了。”狐偃再也忍不住了,一下跪倒在重耳面前,说道:“主公马上要做国君了,一有秦穆公的帮助,二有宫中新大臣的辅佐,三有天下百姓的拥护。我们这几个人都已经老了,没有用了,就像那一堆破烂一样,扔了吧,回国之后有好的,有新的。”重耳一听愣住了,知道自己错了,赶忙下命令,让壶叔把扔了的再拿上来。重耳百感交集,说道:“几位陪我重耳风风雨雨几十年,没有你们就没有我重耳。我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你们帮助我,辅佐我,而如今,成功近在咫尺,我重耳怎会忘记你们呢,你们劳苦功高,应与我重耳一起享受荣华富贵,我重耳喜欢共苦的朋友,喜欢雪中送炭的朋友,而不喜欢锦上添花的朋友。”说罢他又向壶叔等人道了歉。这一切秦穆公都看在眼里,暗暗佩服,心想:重耳知错必改,不忘别人昔日之恩,如此贤德,定能成大业。 重耳带领众人渡过了黄河。 黄河边上早已有了晋怀公的人马,可是刚一交手,晋军就大败。秦军越杀越勇,重耳命令收兵,将士们不知怎么回事。重耳走到晋军面前,对晋军说:“我是重耳,我们本是同根生,何必互相残杀呢。晋怀公不得人心,所以我重耳才回国争夺君位,如果天下百姓太平,过上了幸福安定的日子,我重耳若夺取王位而给百姓带来疾苦,那是我重耳不仁不义。可如今,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是尽我最大的努力来重整我大晋国河山的。将士们请想一想,我们还要再打下去吗?”将士们一听重耳的肺俯之言,都深受感动,本来就不愿为晋怀公卖命,所以纷纷投降了。重耳命令:不许虐待俘虏。重耳一路过关斩将,转眼已攻破了5座城池。晋怀公知道大势已去,便在勃鞮的保护下逃走了。他知道自己若不逃走,肯定没有好下场,即使重耳不杀自己,秦穆公也不会善罢干休。 而当年受晋惠公之命去劫杀重耳的吕饴甥、郤芮知道自己逃也逃不了,便去请罪。重耳襟怀坦荡,不与他们计较,没有杀他们。 重耳终于在62岁做了晋国国君,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晋文公。晋文公大器晚成,年过花甲始做君。 晋文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派人杀了晋怀公。晋怀公被杀,吓坏了吕饴甥、郤芮。他们二人想:晋文公只是为了稳定军心、民心,才放过了他们,一旦地位巩固了还会杀了他们的。 于是,他们找到勃鞮,商议谋杀晋文公。勃鞮说:“晋文公刚一做国君,晋国百姓的生活就安定了下来,可见晋文公深得人心。而且他也没有杀你们二位,可见肚量很大,我们为什么还要杀他呢?”吕饴甥道:“晋文公迟早会杀我们的,他连自己的侄儿都会杀,还会放过我们吗?我们三番五次追杀他,他忍辱而逃,在外漂泊整整19年,他会忘掉过去的恩怨吗?”郤芮说:“杀了晋文公,我们还有一条出路,不杀晋文公,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勃鞮点头答应。这一天夜里三更时分,宫门突然失火,火光冲天,宫内乱作一团。这火正是郤芮所放,吕饴甥、郤芮各带一班人马在东西门口把守,准备杀重耳。而重耳这时早已安全地从南门口出来了,南门是勃鞮把守的。原来勃鞮早已事先告诉了重耳。勃鞮本是一位忠臣,他两次追杀重耳,都是受晋献公和晋惠公之命。而这一次,他想:重耳已是国君了,我若再杀重耳,岂不是弑君吗?天下人岂不笑我不忠吗?于是,勃鞮没有听吕饴甥、郤芮的话,而将二人的密谋告诉了晋文公。晋文公将计就计,命宫中的人从南门走。吕饴甥、郤芮觉得很奇怪,原因是没有一个人从东门、西门跑出来,更不用说重耳。正当二人还在指挥时,早有晋军大将将二人逮住,押到了晋文公面前。晋文公大怒:“我放了你们,不怪罪你们,你们却还想杀死本王,推出去,斩首!”勃鞮本次救驾有功,而且对君王一心不二,得到了晋文王的重用。有人劝阻重耳:“主公不要相信勃鞮,他两次暗杀你,一次还斩断了你的一截袍袖,害得您四处奔走,您难道忘了吗?”晋文公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当年重耳逃跑时,管理财物的头领卷走钱财,害得晋文公差一点饿死在路上。这个人一听说重耳做了国君,心想:重耳要怪罪下来,早晚难逃一死,我不如去请罪,重耳豁达,或许能饶我不死。于是那个头领前来向重耳请罪。这可气坏了魏武子雠,他气呼呼地说:“主公你若不杀了这个可耻的头领,我就告老还乡。”晋文公说道:“这是为何?头领一时贪财,我们就原谅他一次吧!”魏武子雠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执意要回老家,晋文公左右为难,心想:杀了头领,头领就没有改过的时机;不杀他,我的左膀右臂魏武子雠又要离我而去,要没有他出生入死,岂能有我晋文公的今天。正当晋文公胡思乱想之时,那个当年逃跑的头领,手拿宝剑,来到魏武子雠面前,说道:“大将军若不能容我,那就请杀了我,以免主公左右为难!”说着他把宝剑向前一递,魏武子雠也深受感动,一为这个头领所为,二为主公如此爱惜自己,心想:主公不忘往日的情意,我虽老,仍舍不得我离去。想着想着,魏武子雠伸手相搀,扶起了头领,君臣合欢。后来,晋文公又重用头领,那个头领百倍努力,几年后,把晋国的财物管理得井井有条。 而天下百姓、各国诸侯见晋文公如此贤明,都很钦佩,晋文公的威望陡然升高。晋文公不忘昔日救命之恩,对齐国、楚国、秦国都很尊敬。 晋国在晋文公的统治下,渐渐地强大了起来。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034章 年过花甲始称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