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军三打日本

  元军三打日本

  日本龟山天皇文永四年(1267年)的时候,忽必烈派使臣黑的前往日本,晓谕其尽快向自己称臣。

  黑的先是到了高丽,准备从那里坐船去日本。对于宗主国来的尊贵客人,高丽显得很贴心。他们派高丽起居舍人潘阜在九月到达日本,替黑的递交了国书,同时递交了一封高丽国书,劝告日本向自己学习,免得遭受刀兵之苦。

  日本幕府领导层对这个事情还是召开过会议研究的,与会人员都觉得日本与南宋一直是友邦,蒙古是南宋的敌国,于情于理,日本都不应该同蒙古勾搭在一块。还有就是蒙古离咱们这么远,不清楚其虚实,最好不搭理他。会议结果按程序上报朝廷,朝廷也按照程序支持镰仓幕府的决定。

  在高丽的黑的见迟迟没有回音,在1268年亲自到了日本的太宰府交涉,结果他被礼貌地要求离境,实际上是被武装遣返高丽。

  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元,再次派汉人赵良弼为使者出使日本。赵良弼在太宰府逗留了几个月,都没受到幕府的接见,只得黯然回国。

  忽必烈失去了耐心。1274年,浩浩荡荡的大元帝国日本远征军九百余艘战船,三万九千余人(其中蒙古军、汉军二万五千人、高丽军七千人,另有高丽水手约七千人),以蒙古人忻都为主将,高丽人洪荼丘、金方庆,汉人刘复亨为副将,从高丽的月捕(今马山港)出发,越过对马海峡向日本扑来。

  元军很轻松地粉碎了日本沿海诸岛的微弱抵抗后,抵达九州博多湾,大举登陆。这个时候集结在博多湾附近的日本军队大约有三四万人,主要是九州的武士,他们进行了激烈的抵抗。一方是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的蒙古铁骑,一方是充满自信、战斗意识极为顽强的日本武士,两支战术特点完全不同、从未谋面的军队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刚一交手,日本武士就吃了大亏。

  原因是日本武士的战斗方式极为落后,完全与时代不同步。军队组织上采取的是一族一门的组织方式:一个家族的武士及其郎党(与主人没有血缘关系的门客、家奴等从者)组成独立的作战单位,各打各的,为了立功还互相竞争。此外,没有统一的调度,投入战场的时间也就往往先后不一,基本没有协同配合。

  日本武士还热衷于日本国内战争中的一骑讨战法,以单个的武士为核心,带领自己的一族郎党,无组织无纪律乱哄哄地向敌军冲锋。冲到近前开打时,还要按照日本的作战传统报家名:我是某某家的某某,我的职务是什么,我的老爸某某某,他又立下了什么功劳,有什么荣誉称号等等。

  这在习惯于集团作战的元朝军队看来简直是笑话。于是,戏剧性的场面不断出现。

  一个穿着华丽铠甲的武士纵马上前,后面跟着几个、几十个骑马或者步行的郎党武士。冲到元军近前,猛地一勒马缰绳,豪迈地大喊:我是某某家的某某,我的行政级别是什么,我有什么荣誉称号,你们谁敢跟我一战。

  很可惜,蒙古武士没有尊重日本文化传统的习惯,而且语言又不通,日本武士身上立刻插满了箭矢,根本报不完家门。

  与日本军队混乱的组织相反,元军的进攻就极有章法,分别以十人、百人、千人和万人为各级作战单位,设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和万夫长。其中,千人队为主要作战调动单位,元军指挥官在高处观察敌情,击鼓鸣金,统一指挥部队进退,得心应手,如臂使指。

  击鼓鸣金,这个在中国战争史上再普通不过的军事指挥方法,居然也给日本武士带来不小的麻烦。日本武士没见过什么世面,他们的战马更没见过世面,被战鼓和铜锣巨大的声响吓到了,到处乱窜,等日本武士好不容易把受惊的战马安抚下来,已经又倒下了好些人。

  进攻时,元军列队前进,与日本武士遭遇后,立即中间分开,从两头合围,聚而歼之。士兵多数只穿轻甲,机动力强,配备战刀、长矛和大斧等武器,近身作战相当强悍。

  元军的武器装备也有极大的优势。他们使用的弓,弓身和箭支均较短,射程和威力远远大于日本武士使用的竹弓。日本的竹弓有效射程一般在六十步(一步等于一点五米)以下,而元军的弓射程都在一百二十步以上,少数特制的强弓更可以达到惊人的三百步射程。箭矢上还喂了毒。

  此外,元军还拥有日本武士闻所未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回回炮和震天雷。

  所谓震天雷,是用生铁罐子填装火药,点燃引线后,用抛石机或人力发射出去。而回回炮实际上就是个大型抛石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火炮出现在元朝中期),最初由阿拉伯人制造,是扔石头的,蒙古人有了震天雷后,自然就改扔震天雷了。

  元军一路推进,但日本武士顽强的战斗意志也给元军将领留下了深刻印象。元军伤亡不小,而且一队一队不断出现在战场上的日本武士,使元军将领产生了对日本军力的误判,认为日军数量难以计数,远远超过元军人数。元军统帅忻都最后决定军队回船,向高丽方向撤退。由于运气太差,元军途中遭遇暴风雨,损失惨重,只有三分之二的部队安全返回了高丽。

  忽必烈此后还派遣过杜世忠等两拨使者前往日本,但是,以北条时宗为首的日本幕府悍然践踏交兵不斩来使的国际准则,砍掉了这两拨使者的脑袋,同时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加强防务工作,随时应战。

  后宇多天皇弘安四年(1281年),忽必烈已灭了南宋,腾出手来发动第二次对日战争。元军这次行动,最致命的是交通安全隐患,他们乘坐的战船由于工期太赶,质量不过关。

  元军在攻陷日本壹岐岛后集结,准备对日本本土发动总攻,却遇到了飓风。

  飓风来之前,还是有一些征兆的:但见山影浮波,疑暗礁在海口,会青髯见于水上,海水作硫磺气。元军决策层对这次飓风的重视程度不够,没有及时让船队驶往避风港湾,只是把战船绑在一起。这种方法,对付一般的风浪还可以,但要对付飓风就不大管用了,反而会因为船只碰撞损失更大,更何况船队中豆腐渣战船居多,怎么经得起剧烈撞击。

  飓风过后,元军战船翻了一大半,决策层决定紧急撤退,混乱中,估计有五六万元军被抛弃在了日本大小岛屿以及海岸边上,各自为战。由于没有统一的指挥,加之粮食断绝,他们中约两三万人被俘。

  日本人对他们进行身份鉴定,其中的蒙古人、北方汉人和高丽人全部被拉出去杀掉,只有南人以及有技术专长的工匠得到了宽大处理,被当作奴隶,为日本的经济建设做贡献去了。

  忽必烈咽不下这口恶气,此后,他多次准备笫三次攻打日本,都因为跟安南作战失败以及国内财政危机等原因未能实现。等他死后,征讨日本的事情就再也无人提起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元军三打日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