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可耻的儿皇帝

  第236章 可耻的儿皇帝在五代十国的历史上,有一位认贼作父,臭名昭著,可耻的“儿皇帝”。他就是后晋的开国皇帝——石敬塘。 石敬塘本为西部少数民族,其父为李克用部将,征伐有功,官拜洛州刺史。石敬塘从小受到其父严格管教,精于骑射,骁勇善战。长大后,石敬塘跟随李克用南征北战,屡立功勋。公元923年,后梁大将刘鄩急攻后唐辖地消平。后唐皇帝庄宗率大军前去解围。不料,刘鄩治军有方,未等后唐军摆好阵势,便杀了过来。后唐军溃不成军,庄宗李存勖被后梁军重重包围。正在力不能支之时,万马丛中杀过来一人。李存勖一看,正是石敬塘。只见他纵马飞至李存勖身边,大喊一声:“陛下,随我来!”挥舞一只长槊,左冲右杀,杀出一条血路,终于保护李存勖安全退出。战斗结束后,庄宗李存勖对石敬塘大加赞赏,表示感激之情。从此石敬塘在后唐军中名声大振。 后来,庄宗李存勖将石敬塘调拨到李嗣源手下任左射军。从此,石敬塘跟随李嗣源左右,出生入死,冲锋陷阵,多次解救李嗣源于危难之中。李嗣源非常器重他,将自己的女儿也许配给了他。 石敬塘为人沉默寡言,但是颇有心计。刚开始时,他在李嗣源身边老老实实,即使立了大功也从不邀功争宠。后来庄宗李存勖死了,李嗣源继位,成为后唐明宗。他封石敬塘为保义军节度使,兼六军诸位副使,此时石敬塘手握兵权,权力已经不小。后来,明宗又几次提升他,他的权势越来越大。他也就日益骄纵,原形毕露。明宗李嗣源的养子李从珂从中看出问题,又加之李从珂也是一名能征善战的武将,因此对石敬塘颇不以为然。石敬塘也与其针锋相对,毫不相让。两人矛盾很大。明宗在的时候,两人还有所收敛;明宗一死,二人的矛盾达到了公开化、白热化的程度。明宗死后,明宗之子李从厚继位,史称愍帝。愍帝封石敬塘为中书令,朝中大事的决策权实际上控制在手握重兵的石敬塘手中。李从珂不服,起兵反叛。愍帝率众文武官员逃往石敬塘处。石敬塘反而杀掉文武百官,将愍帝废为鄂王,囚禁在卫州。李从珂得到消息,即刻即位,史称末帝。末帝李从珂知道石敬塘有野心,必会反叛,便先出兵攻打。 石敬塘在他的大本营——晋阳城得到李从珂率几万人马来攻的消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因为此时他与李从珂之间的状态是敌众我寡,自己再骁勇善战也是力不能敌,更何况李从珂威武之程度、领兵带队之能力与自己不相上下呢?他的谋士桑维翰见状,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向契丹人求救。此时的契丹首领为耶律阿保机之子耶律德光。当年耶律阿保机被庄宗李存勖赶回北方,元气大伤,但是他一刻也没有放弃南下的打算。生前未能完成的遗愿,死后嘱托给儿子耶律德光。耶律德光这些年时刻未忘父亲的遗嘱,时刻准备着大举南侵,只是还未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现在石敬塘前来求救,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立刻答应出兵。不久,耶律德光率5万骑兵前去晋阳助战。李从珂受到前后夹击,大败而逃。石敬塘对耶律德光感激涕零,亲自出门迎接,一见面就行叩拜大礼。将耶律德光迎入大帐后,又跪拜一番,还当即表示要认耶律德光为父,允诺日后如能当上皇帝,他将向契丹年年进贡并割让土地。耶律德光在晋阳城受到了石敬塘儿子对待父亲、奴才对待主子般的礼遇,心中又惊又喜。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石敬塘会认自己做父亲,同时还主动提出割让土地。他本来就垂涎南方国土,如今有人送上门来,何乐而不为呢?但他还要装模作样一番,手捻胡须,沉吟半晌方道:“我此次奔走3000里前来救你,本就是为你的一片诚心所打动。今日亲见,也不枉我一片好心了。看你还像个皇帝样子,索性就封你为皇帝吧!不过,这也要看你日后的表现了!”石敬塘闻听大喜,他知道自己从此有了契丹人做靠山,就无人敢惹了,连忙叩头谢恩。不久,他就以为耶律德光祝寿为名,将雁门关以北以及幽州、涿州、云州等地(也称“幽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并答应每年纳贡帛30万,作为对耶律德光的报答。石敬塘手下大将刘知远曾竭力劝阻过此事,对他说:“您向契丹求救,如果称臣也可,认耶律德光为父怕是不妥。给他们一些金银财宝也没什么,只是万不可割让国土!”石敬塘鬼迷心窍,一心想做皇帝,哪里听得进这些,不但颇不以为意,还将刘知远痛斥一番。从此刘知远对他又失望又怨恨。而石敬塘得了契丹人的帮助,无所顾忌,率兵一路打到洛阳。末帝李从珂连吃败仗,自觉大势已去,在宫中大哭一场,然后燃起大火,命家人和自己一起投入大火中自焚。石敬塘很容易地开进洛阳,正式登基称帝,国号为晋,即为后晋。此后每年向契丹朝贡,他都正式把契丹国主称为“父皇帝”,自己是“儿皇帝”。真是可笑、可耻,荒唐至极。石敬塘以儿皇帝的身份,在契丹国的庇护下,过了九年后病死。他的养子石重贵继位,即为后晋出帝。出帝更加无能,朝政腐败。他梦想继续在契丹的庇护下过他醉生梦死的安逸生活。在给契丹的奏章中自称“孙儿”。但是契丹已不满足于仅仅占有幽云16州,便以此称呼甚为不恭为由向中原大举进攻。不久,便打进汴京。后晋出帝石重贵出城投降,后晋灭亡,历时不足12年。公元947年,耶律德光在汴京自称大辽皇帝。京城百姓本来为了向契丹纳帛,就生活困顿。今见契丹人攻占汴京后,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便纷纷外逃。但也有那忠义之士,奋起反抗,而且反抗的烈火越烧越炽。耶律德光见再待下去十分危险,并且金银财宝搜刮得也已差不多,便决定退回老家。但儿皇帝石敬塘割给契丹的幽云十六州仍被他们所占领。耶律德光借口“中原天气太热,不习惯”回辽国之时,也押上石重贵以及他的后宫嫔妃、子女和内官同行。石重贵一路上受尽侮辱。契丹人自己大吃大喝,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应有尽有,却让石重贵一行人侍立一旁,忍饥挨饿。随从只好偷偷采些野果蔬菜给石重贵聊以充饥。契丹贵族见石重贵的宠姬和小女儿年轻貌美,虽经长途跋涉仍光鲜可人,便将二人抢走,轮番肆意凌辱至死。石重贵对此已经麻木了,竟然毫无知觉,如不关己事一般。传中记载:“自古亡国之丑者,无如帝(指石重贵)之甚也。”认“贼”作父,最后的下场是可耻而又可悲的。 在这一期间内,后晋大将刘知远东山再起,在晋阳称帝,国号为汉,即后汉。至此,开始了五代时期的第四个朝代。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36章 可耻的儿皇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