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官钻裤裆

  县官钻裤裆

  这是光绪二十年的事,出在四川洪雅县。这天那个姓赖的知县,正在后堂跟姨太太调情,忽听有人击鼓,不耐烦道;“什么人这么不知趣,搅了老爷的好事?”他极不情愿地起身穿衣戴帽,无精打采喊声;“升堂!”

  他在堂上望外一看,嘿,告状的是个青年女子,一身雪白的孝服,满脸泪容,似朵带雨的梨花。“我问你,你状告何人?”“小女子状告自己父亲。”赖知县一听吓一跳:“嘟!大胆!天底下哪有女儿告亲爹的?你告他那桩?”“小女子叫杨奉贞,丈夫汪大江是个木匠。我爹嫌贫贪富,逼我跟丈夫离婚改嫁,我不依,他便在酒里下毒,把我丈夫害死。”

  赖知县想这老头也太心狠手辣了,便伸手拿签抓人,却停住了。女儿告生身父亲违了五伦大逆不道,若给上司知道,他这顶子花翎还要不要?故他脸一沉:“杨奉贞,你可知道?你告你爹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本县岂能准你的状?”

  一听不准她的状,杨奉贞大哭起来:“青天大老爷,难道这人命大案你就不管了?”“本老爷管不了,你就是告到京城皇上那里,我看也不会准。”杨奉贞不服,两眼睁圆了:“我不信,天下就没人管这杀人的事?我偏要告到府里、省里,甚至到京城告御状!若我告准了,你怎么说?”赖县令赌气说:“你若告准了,本县在你裤裆下钻二十四个来回!”说罢袖一拂退了堂。

  事情正如赖知县所料,杨奉贞告到府里省里都没准她的状,她牙一咬,拼个死真去京城告御状!她来到京城,问人家怎么告御状?人家劝她说,皇上銮驾出紫金城,前呼后拥,四周有亲兵侍卫,发现有人挡驾,岂不杀你的头?杨奉贞已置生死于度外,想前面就是鬼门关也要闯!

  这天下午,她见一顶八人抬的大轿过来,前后几百人簇拥鸣锣开道,便不顾一切冲过去,头顶状子在路中央跪下大喊“冤枉!”轿中人吩咐收下状子,把喊冤人押下。那轿里坐的是军机大臣恭亲王奕诉。

  恭亲王把这事禀告诉慈禧太后。慈禧才懒得管这事呢!可恭亲王说;“小民妇喊冤本不该惊动太后,但她千里迢迢来京城告状确属不易,老佛爷若是关心于她,就能宣扬您的圣德,天下老百姓能不感老佛爷的恩典吗?”慈禧听了不由点头,借此扬自己的威德,何乐而不为呢?

  杨奉贞做梦也没有想到太后会召见她,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慈禧叫她抬头,见她生得花容玉貌心里已有几分欢喜,便赐她在一只玉石小板凳上坐下。“你告的是生身之父,伸的是丈夫之冤。我且问你,人伦之中,是父亲还是夫亲?”杨奉贞回答得十分巧妙:“依民女看来,穿衣见父,脱衣见夫,亲父狠毒,害死亲夫,天理昭昭,民女恳求太后依法处理。”慈禧听她说得合情合理笑夸道:“好一个既聪明又伶牙俐齿的民女!我把你坐的玉石凳子赏赐给你,你将它带回四川,自有人为你伸冤。”杨奉贞谢恩出宫。

  那些当官的嗅觉比老鼠还灵,她刚回到客店,那些在京的四川籍官员都来奉承讨好她,抢着打轿送御赐板凳和她回四川。轿子到了成都,总督大人、知府大人都来迎接赔罪。轰动了整个省城的老百姓,争着来看热闹。轿子抬到洪雅县,赖知县忙来请罪,告诉她早把杀害他亲夫的凶手抓起来严办了。

  杨奉贞风风光光回家,扬眉吐气了。可赖知县却睡不着觉!为自己公堂上讲过那句赌气的话担忧。也不知太后知不知道这句话?若老佛爷怪罪下来,那可是脑袋要搬家的!可让他在女人裤裆下钻,哪太失面子了,他是堂堂的县太爷,岂不被人笑掉牙?

  他准备了一桌酒菜,宴请府里的师爷。酒至半酣,师爷问:“老爷,你为何闷闷不乐?那杀人的凶手已办了,你还有啥放不下的事?”赖知县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师爷听了哈哈大笑:“老爷,自古道‘官无戏言’,且你又是在公堂上说的,必要照办,万一那杨奉贞二次进京,你可就招架不住了!”赖知县又羞又急:“本县是七品知县,朝廷命官,怎么能钻妇人的裤裆?成何体统?”

  师爷献计说:“老爷,办法倒有一个。”“快说!”“我说出来,你怎么谢我?”因赖知县平时很抠,所以师爷要重重敲他一笔!“事成之后,我赠你一百两白银。”他拍胸脯保证。师爷便在他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赖知县顿时笑逐眼开,连声道:“妙,妙!先生真是诸葛再世。”

  他马上修本上奏,说要替民女杨奉贞建一座牌坊,立在洪雅的当街,以对她表彰。很快上面批准了。牌坊建成后,赖知县对杨奉贞说:“这是本县上奏为你所建,是朝廷对你的表彰,也是太后老佛爷的恩典。”他把慈禧掮了出来,“本县公堂上所说之话自然不是戏言,但本县乃朝廷命官,只能以从牌坊下走过替代,不然太后怪罪下来,你我都吃罪不起。”说完便从牌坊下走了二十四个来回。

  杨奉贞大仇已报哪还会计较此事?但赖知县钻“裤裆”的事却传得纷纷扬扬。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县官钻裤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