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病房

  314病房

  “啊”一声满含恐惧的男人惊叫声在寂静黑暗的病房中响起。“呼呼呼”随后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睡在隔壁病床的病患重重的翻了一个身。床板吱吱呀呀的响了一声随后归于寂静。半响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清瘦的轮廓在黑暗中显现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男人床尾的床架上挂着的牌子上隐隐约约的看到‘陈奇’两个字。

  ‘又是这个梦住院住了三天每天晚上都重复着同一个梦。’陈奇疲惫的用左手抹了一把满是冷汗的额头又拽了拽被汗水紧贴着皮肤的病服。然后躺下身盖上被子小心的将点滴的管子弄顺后放在一边。准备继续睡觉。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隔壁病房突然传来了笑声在夜晚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诡异。‘真是的这么晚了干什么呢这么吵’刚刚闭上眼睛的陈奇在心里抱怨着不耐烦的将被子盖过了头顶。‘过会儿他们累了应该就不吵了都这么晚了。’陈奇想。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大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隔壁病房的笑声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大声了声音穿过陈奇的被子进入了陈奇脑中在陈奇脑中回荡着。

  “啊啊啊”陈奇愤怒的低吼一声掀开了被子坐起来按了下病床边的呼叫服务按钮按了一遍没反应陈奇不耐烦的接连按了好几次依然没有反应。诡异的笑声越来越大声敲击着陈奇的耳膜引起阵阵耳鸣。陈奇一把拽掉的点滴的针头快步走到病房门口拉开门临走时瞥了一眼隔壁床依旧睡的沉稳的病患不觉心中有些奇怪怎么这么大的声音都没醒。陈奇想了想只当是他睡得死随后关上了病房没有房门的阻隔隔壁病房的声音也越大越清楚了。他快步走到了隔壁病房的门口微弱的月光照到门前透过月光门上的门牌印着314的号码。病房的门有些破旧门把上厚厚的铁锈透露了它的岁月。‘奇怪别的病房门都是崭新的为什么只有这一间病房的门这么破旧。’陈奇想着打算敲敲病房的门提醒一下里面没有礼貌的病人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病人的休息。

  “喂”突然一声不含一丝感情的女性声音在陈奇耳后响起。“啊。”陈奇被吓的惊呼一声。被折起的袖管下泛起一片鸡皮疙瘩。他朝后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护士服的女护士站在他的身后。月光的映衬下她白色的护士服透着一股子森冷她的脸正好背光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依稀看到一个轮廓。

  “深更半夜不在病房休息为什么跑出来”依旧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3314病房太吵了我~”“不要靠近314病房。”护士没等陈奇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随后她似乎看了一眼314的病房门口然后便转身走了步伐有些轻忽但是转眼便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中。陈奇看了一眼护士消失的走廊又看了一眼314的病房门口笑声依旧不绝于耳护士的话也在陈奇心中回响他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敲门就在这时诡异的笑声却突然变成了凄厉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有男人的有女人的甚至还有小孩的哭叫。陈奇的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他转身正准备回自己的病房时。突然314又静了下来安静到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陈奇的幻听。随后吱呀一声314的病房门口开了一条缝。陈奇透过那条缝看到的是无边的黑暗那黑暗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推动他打开了314的房门。他走进病房看到的是一个锈迹斑斑巨大的手术台在正中央然后是坏掉的手术灯满是灰尘的消毒柜生锈的小推车和上面崭新的手术用具。而且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一个人那刚才的声音……

  陈奇浑身发抖瞪大双眼急促的呼吸着身体因为极度恐惧而有些僵硬。噩梦里的片段与眼前的景象重叠。手术室崭新的手术用具还有拿着手术刀的

  “啊啊啊啊啊。”陈奇恐惧的尖叫着转身想要跑出去却绝望的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他气急败坏的拼命拽门把一边声嘶力竭的喊希望有人能听到他的喊叫然而声音却像石沉大海般似乎没有人听到外面也没有丝毫动静。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314又响起了诡异的笑声陈奇的身体如同筛糖般剧烈的颤抖着他恐惧的睁大了双眼僵硬的朝后看只见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们”的白大褂上血迹斑斑血迹甚至从衣角上滴落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他们发出诡异的笑声并且一步一步向陈奇靠近陈奇的背紧紧靠着房门语无伦次的喊着救命。冷汗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他们一步两步朝陈奇越来越近陈奇也慢慢看见了“他们”的脸这次陈奇连叫都叫不出来了他只能大睁着双眼口中发出破碎的叫声。这些人血肉模糊的脸上竟然只有一张嘴

  他们伸出了满是血污的手朝陈奇抓了过来陈奇甚至感到了他们身上森冷的寒气钻进了自己全身的毛孔中将自己冻住动弹不得。然后陷入了黑暗中。

  再次睁开眼时陈奇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周围已经没有声音了陈奇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梦啊”绝处逢生的感觉让陈奇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他闭上了眼睛。

  ‘不对我是躺在床上吗为什么感觉这么冰冷。’陈奇猛地睁开眼只见自己原来是躺在了314的手术台上旁边赫然站着拿着手术刀的“医生。”陈奇惊恐的死命尖叫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其他“医生”按住动弹不得。自己的衣扣也被解了开来他只能目眦欲裂的看着拿着手术刀的“医生”脸上的烂肉奇怪的扭曲着嘴巴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发出嘻嘻嘻嘻的笑声拿着手术刀划向了陈奇的肚皮……

  一家装修典雅的餐馆内人们正边吃着美味的食物边开心畅谈着。墙壁上的电视里播报着今天的新闻。“在XX市旧市人民医院的废墟中发现一名被肢解的成年男性尸体面部面目全非只剩嘴部还算完整似乎为手术用具所致……”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314病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