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草原上的慕士塔格峰

  大草原上的慕士塔格峰

很早以前,疏勒周围方圆几百里的地方绿草丛生、牛羊遍地,疏勒就像一颗明珠镶嵌在草原上,勤劳勇敢的各族牧民悠闲地生活在这里。姑娘们唱着歌儿在草原上放牧着牛羊,小伙子们骑着骏马飞驰在草原上追逐、游猎,孩子们和老人们则在毡房前、炕头上欢笑嬉闹,吃着手抓羊肉、喝着香喷喷的奶茶……

  

有一天,疏勒的一个村落边来了一支驼队,热情好客的牧民们见来了客人,纷纷过来帮他们卸东西,牵骆驼,支帐篷。不一会牧民们就帮他们安置好了。这时,那个驼队头领忽然从腰间拔出刀子威胁牧民们接受他的统治。

  

从此,这个巴依潍治了这里的一切。牧民们必须无偿给他贡献最好的衣服、最好的肉食。巴依整天同一帮人吃、喝、玩、乐,吃饱喝好了就带一帮打手出门找事,横行霸道。姑娘头上顶着的酸奶罐被他们打碎了,老汉的莫合烟摊被他们掀翻了……村落往日的欢声笑语没有了,取代它的是巴依和他们的打骂声,牧民们的哭喊声、泪水和恶梦。

  

村落中有个勇敢的小伙子,名叫慕士塔格。他和美丽的姑娘塔曼古丽相爱着。塔曼古丽有着雪莲一样的容貌。夕阳下、草原上,他俩总是形影不离。在慕士塔格的琴声和歌声下,塔曼古丽美丽的舞姿不知送走了多少个西沉的红日,迎来了多少个冰雪般洁白的圆月。

  

一天下午,他俩正在山坡上弹琴唱歌,忽然,慕士塔格的弟弟急匆匆骑着马而来,他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刚才,巴依带着一伙人闯进家里找事,把父亲打得不省人事……等慕士塔格赶回家,父亲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父亲望着儿子,吃力地说:“巴依—巴依——我的羊……”话没说完,父亲便闭上了眼睛,慕士塔格含泪安葬了父亲。在坟前:他的双眼;中满了复仇的怒火,他发誓要为父亲报仇,替牧民们除害。

  

凶残的巴依对塔曼古丽早已垂涎三尺,无奈塔曼古丽对他总是冷若冰霜。这天,巴依又带一帮人闯进塔曼古丽的家,他蛮横地要塔曼古丽的父亲答应将女儿嫁给他,说这是胡达的旨意。可怜的父亲忧心地望着女儿,他怎么忍心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呢?可是,又不能违背胡达的旨意呀,父女俩抱在一起,失声痛哭。巴依限三天内必须将塔曼古丽交来,不然将按胡达的旨意处死全家。

  

三天期限眼看就要到了,倔犟的塔曼古丽终于想出了主意:同慕士塔格一起出逃。血气方刚的慕士塔格听到此事,气得将牙咬得“咯、咯”直晌,他骑上马向巴依家中去。

  

巴依这时正得意地拎着一只小羊,准备宰杀了做烤全羊,冷不丁见慕士塔格怒气腾腾地骑马而来,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慕士塔格一眼就认出,那只小羊正是前几天巴依从父亲那里抢走的。他没有停马,乘巴依愣神的工夫一下从他手中夺过小羊。巴依这才回过神来,他见到嘴的肉竟被人抢走了,气得“嗷嗷”,直叫,一翻身,骑上自己的坐骑去抢那只羊。

  

牧民们听到巴依家的动静,都围过来看个究竟。

  

一场牧民从未见过的马上夺羊战开始了。一方是蛮横凶残的父仇人巴依,一方是勇敢机敏而愤怒的慕士塔格。巴依凭自己人高马大,用手抓住羊生拉硬夺,想一下就把羊夺回来。慕士塔格怒视着杀父仇人,恨不得食其肉、抽其筋。他双腿紧紧夹住马,好像与马长在了一起,双手紧紧钳住羊不放,两马交错、转盘,四手纵横、扯拽,争夺得难分难解。慕士塔格凭借巧劲是越战越勇,巴依徒使蛮劲渐渐不支,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慕士塔格看准时乘巴依拼死往后拽时忽然把羊往他那边一送,巴依险些翻下马去,心里一惊,赶紧撒开手抓住马鞍。乘他,惊魂未定,慕土塔格又猛一发力,把羊往自己怀里扯过来,又险些把巴依拽下马来,他见势头不对赶紧松开羊,抱住了马脖子才没有掉下去。慕士塔格终于夺回了父亲心爱的小羊。围观的牧民们一个个面带喜色,吐出了胸中积压了很久的一口闷气。

  

?夜里,慕士塔格悄悄地摸近巴依的帐篷,杀死了站在帐外的两个看守,进帐一看,巴依正躺在炕上呼呼大睡。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慕土塔格会今夜就动手。只见刀光一闪,巴依的头和身子分了家。慕土塔格临走时放了一把火,将巴依和帐篷化为灰烬。

  

慕士塔格回到家后,弟弟和塔曼古丽正为他着急呢。因为地方宫府如狼似虎,他们肯定会来抓人呀!慕士塔格必须马上离开家园。

  

当时有大批民工在修筑通往西边的丝绸之路。慕士塔格决定逃往西边昆进民工中修路,等躲过这阵风后再说。

  

?痴情的塔曼古丽舍不得心上的人儿离开自己,她要跟慕土塔格一起走。慕士塔格怎么忍心她跟自己一块儿受苦呢?他苦劝塔曼古丽留下来,等着他,他一定会回来。

  

?自从慕士塔格离开了家园,塔曼古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牧民们再也听不到她那欢乐的歌声和笑语,再也看不见她那动人、美丽的舞姿了。她变得沉默寡言,只知道默默地干活、默默地流泪。每当太阳西沉,她就默默地走到村落西边,面对乌孜别克山口痴痴地望啊、望啊,泪水打湿了衣襟,打湿了脚前的小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成批的民工被派往西边修路,时常,也有一批批返回民工路经这里。每到这时,塔曼古丽总是赶紧向这些人打听慕土塔格的消息,却总是一次次地失望。

  

?一天傍晚,塔曼古丽正在村落西边向西边山口眺望,忽见几个返回的民工正朝这边走来,她赶忙迎上去,向他们打听消息。没想到,打听到的竟是噩耗。原来,这几个民工以前和慕士塔格在一起修路。民工回忆说:那天,他们几个正在修路,慕土塔格低着头搬石头,突然坡上滚下很多石头,因为躲闪不及,慕土塔格当场被砸死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一下击碎了塔曼古丽的心。她发疯般的向着西边的山口呼喊着、奔跑着:“慕士塔格——慕士塔格——”

  

?那悲凉凄惨的哭喊声在山谷中传得好远、好远,可回应她的只有呜呜的风声。从此,塔曼古丽常常整夜站在村落的西边,痴痴地向西边的山口望啊、望啊。她的嗓子哭哑了,泪水也流干了。

  

?终于,有一天早晨,牧民们发现村落的西边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山峰,很像一位头带银冠的少女在向西边的山口眺望。牧民们全明白了,这是塔曼古丽变的呀!

  

?为了永远纪念勇敢的慕士塔格和他的恋人塔曼古丽,牧民们便给这座山峰取名“慕士塔格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草原上的慕士塔格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