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三怪

  方三怪

  南乐镇里有个老中医,名叫方一拐,人却称他方三怪。首先是他长得怪:一条腿是断的,两只眼是瞎的,还瘦得皮包骨头;其次是他看病怪,每月只在农历初一和十五这两天开门接诊,其他时间拄着拐棍登上镇里最高的山峰白云山顶盘腿坐着,而只要一坐下,不管刮风下雨他都一动不动;再一怪就是他看病怪,中医四诊望闻问切,但一般的诊所医生给人看病,往往只讲究望、闻、切三诊,问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诊法,可他却把问诊看得非常重要,非得把病人既往生活中所做过的事,无论善事恶事都问得清清楚楚之后,才开始闻、切二诊—方一拐眼瞎了,望诊当然就免了。怪人必有怪招,这老头看病下药都非常准确,经他看过病的,没有一个不是药到病除的。这天是四月十五,南乐镇济民当铺的掌柜杜斜眼一大早就起了床,一番折腾,把自己化妆成了乡下进城卖木炭的老头模样,这才来到方一拐的诊所门前,拿眼在排成长龙的候诊人群中瞟来瞟去,好半天,杜斜眼终于走上前去,拍了拍一个男子的肩膀,说:你跟我来一下!那男子满眼狐疑地跟着出来了。杜斜眼把他带到家里,卸去化妆,露出本来面目,男子一看大吃一惊,说你不是杜掌柜吗?找我有什么事?别怕,好事情!杜斜眼拿出二两银子往他面前一放,笑着回答,接着又把手指放在男子的左腕上,闭起眼睛想了一会,问男子叫什么名字,感觉哪里不舒服,男子说他叫刘二,感觉胃部闷胀,吃睡不香,头晕目眩,还老做噩梦,这种情况已经有一年时间了。杜斜眼一拍大腿说:总算找到了!看你两眼赤红,脸色灰暗,脉沉而数,跟我一样,而你说的症状也跟我完全一样啊!我找了三个月,总算找到人了!杜斜眼又拿出二两银子,说,等下你去看病拿到药后,出来后假装说药丢了,回去再跟方一拐要同样的一副药,然后拿来给我!只要我拿到了药,这四两银子就是你的,怎么样?原来是想要自己代他看病啊!刘二大吃一惊。可是,他杜斜眼既然有病,为啥不自己去看病呢?原来呀,伍一杰的父亲伍小平跟杜斜眼的父亲杜建昌是一对好友,合伙做药材生意。杜斜眼真名杜旺廷,和伍一杰两小无猜,十六岁那年的一天,杜旺廷和伍一杰相邀去了文身店,让文身的在杜旺廷的右手臂上文了一个伍字,在伍一杰的左小腿上文了一个杜字,意思是两人亲如手足。二十岁那年,杜旺廷跟伍小平和杜建昌学做生意,而伍一杰则不喜欢做生意,整天看佛经道书之类的东西,伍小平也不管他,随他去了。伍小平和杜建昌都是仁厚之人,赚了钱分红的时候还常常你推我让。杜旺廷却是个贪婪之徒,不但对他们这种做法不以为然,后来杜旺廷和伍小平一起去青海收得几百斤冬虫夏草之后,面对巨额财宝,杜旺廷竟然设计杀害了伍小平,私吞了财宝,杜建昌知道真相后,尽管很生气,可最后还是爱子心切,只把杜旺廷的一只眼打歪就不了了之了,杜旺廷这才落了个杜斜眼的绰号。杜斜眼因为担心方一拐知道真相后报仇,就卷了家财,撇下父母,千里迢迢来到南乐镇,开了这间当铺。转眼七年过去,这天,杜斜眼偶感风寒,看了几个郎中都没治好,听说瞎眼方一拐是个神医,就去给他看看。没想进了诊所,方一拐刚说了一句:请问你哪里不舒服呀?杜斜眼就打了个激灵:原来这方一拐虽然是个八字眉,骨瘦如柴,脸上还有一道刀疤,跟英气逼人的伍一杰长得完全不同,可声音却跟伍一杰完全一样!杜斜眼正在愣怔,方一拐在摸摸索索中摔了一跤,摔倒时他的裤脚往上翻,杜斜眼只看了他的小腿一眼,就汗毛倒竖起来:原来这郎中的左小腿上刺着一个醒目的杜字!显然方一拐就是伍一杰,为报父仇寻到这里来了。虽然人变瘦了,也化了妆,改了名换了姓,可他却忘了把小腿上的刺青去掉!杜斜眼看着两眼迷茫的方一拐,不由得笑了:你伍一杰毕竟是个瞎子,能耐也就不过如此了,之所以要病人把平生所为一一说出来,不就是想等我或者我的家人找你看病,你从问诊中判断出谁是你的仇人,然后借下药之机来个杀人不用刀,以报杀父之仇吗?!杜斜眼离开诊所,打算等病一好,就离开南乐镇,或者想法把方一拐除掉,以解心头之患,没想这病却一天比一天严重,转眼又三年过去了,不单南乐镇的郎中看不好,就是花重金请来的御医都看不好,杜斜眼这才慌了,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这么个让人代他看病的招数来,想转弯抹角地让方一拐帮自己看病。自己与方一拐的这些恩恩怨怨,杜斜眼当然是不能对刘二说的。方一拐如果问我平生所为,我该怎么回答呢?刘二一问,杜斜眼说:这有什么,你就说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行了!杜斜眼说完,忽然又沉下了脸,说:对了,你千万别让方一拐知道是我找你帮看病的,要是让他知道了,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开当铺的人,往往后面都有官府的人和流氓散仔帮衬,尽管刘二也是个小混混,但是要他跟杜斜眼作对,还是万万不敢的,所以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再问,只是捣蒜似的点头不迭:那是!那是!杜掌柜你就放心好了!却说刘二离开杜斜眼,又来到方一拐的诊所排队候诊,轮到他了,方一拐问他的平生所为,刘二照实说了,方一拐把了脉,开了药。刘二把药拿回家,坐了一会,又来到方一拐的诊所,对方一拐说刚才药拿出去后,不小心被贼偷走了,希望方大夫再给他一副药,方一拐听了,说:你坐下!刘二坐下后,方一拐把手搭在他的腕部切了一会脉,又问:你这一生都干了什么?做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刘二听了一惊,说刚才不是问过了吗,方一拐说:病随心动,要你说你就说! 幸好刚才没有乱说什么,刘二心怦怦跳着,又把刚才说的说了一遍。方一拐也没说什么,就给他开了药。刘二拿了药,正想该拿哪一包给杜斜眼呢,一回到家,却看见杜斜眼早等在家门口了。杜斜眼打开两包药一看,只见两副药都磨成了粉末状,看不出具体的药名,但看起来两副药全都是一样的。杜斜眼想了想,问了服用方法,丢下四两银子,就把刘二第一次拿到的那包药拿回了家。杜斜眼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按照方一拐说的,把药煎服了,没想药刚喝完,就觉得肚子一阵剧痛,随后恶心晕眩,上吐下泻,杜斜眼大叫了一声不好,我八成是中了砒霜的毒了,说完很快就昏迷了过去,杜斜眼的家人一听是中了砒霜的毒,又是给他灌绿豆水解毒又是灌粪水催吐,乱作一团,好在杜斜眼昏睡了半天,竟然醒了过来。看着自己中毒后弄得满地狼藉,杜斜眼牙齿咬得嘣嘣响:好个方一拐,想不到我还是上了你的当!既然事情到了这地步,不除掉你我也不得安宁,你也就别怪我了!杜斜眼说完就把刘二找了来,拿出一百两银子往他面前一放,对他如此这般一说。刘二吃了方一拐的药,病已经全好了,此时听杜斜眼说要他去谋害救命恩人,两腿直哆嗦,可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咬咬牙就同意了。刘二按照杜斜眼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去买了半两砒霜,然后以感谢救命之恩为名,生拉硬拽地把方一拐带到杜斜眼开的酒店的一间包厢里,等酒菜上桌,刘二把放了砒霜的酒递到方一拐的手里,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磕着响头说:方大夫治好了我的病,我没啥可报答的,请恩人一定喝了这杯酒!方一拐拿过酒杯闻了闻,仰头咕咚咕咚全喝了下去。方一拐喝完了酒,不一会就冷汗直冒,咬着衣领子,疼得满地打滚,随后七窍流出血红色的液体,全身一阵抽搐,就一动也不动了。救命恩人就这样死在自己手下,刘二浑身大汗淋漓,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打了一声唿哨,很快杜斜眼带着一群手下拥了进来,刚要处理尸体,躺在地上的方一拐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杜斜眼吓得倒退三步,颤着声说:你,你原来没死啊?方一拐指指他的脖领子,哈哈大笑:我当然没死!我一个瞎眼的人,跟着你来到这里,开了诊所,而且人人都药到病除,能混到这地步,我会这么容易就死吗?告诉你,我这里有砒霜的解药,当刘二来找我,我就猜到八成是你想报复来了,所以就在这里放了解药,虽说砒霜无色无味,但凭我多年的经验,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我七窍里流出来的,不是血液,而是解药跟砒霜中和后变成的液体!不过,对你来说,死就是很简单的事了,方一拐拿出纸笔写下一副药方,扔给杜斜眼,你活,算我救人一命;你死,算我报了杀父之仇!是死是活,你自己选择吧!要是想活,就照我写的这副药方,快去买药来煎汤喝了!杜斜眼捡起药方看了看,一把撕了个粉碎,也大笑道:伍一杰,生死有命,你给我下了砒霜,我都不死,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吗?杜斜眼说完一挥手:都给我上,把这个死瞎子砍了!几个手下挥刀舞棍一齐上,可还没接近方一拐的身体,就被一股极强的力量反弹了回来,倒地动弹不得。方一拐接着伸手一拍,把面前的桌子砸出一个窟窿,说:凭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就能杀了我,那我这么多年在白云山顶练功,不是白练了吗?!记住,你还有一个时辰选择生还是死!方一拐说完走了。杜斜眼看着衣袂飘飘朝白云山顶走去的方一拐,傻了一般愣在原地,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忽然间觉得心跳加快,呼吸紧迫,肚里又翻江倒海地疼了起来。难道方一拐刚才真的是想救自己吗?杜斜眼慌忙叫手下把那副撕碎的药方拼接起来,可哪里还看得清楚。几个腿快的家丁二话没说就朝白云山顶跑。可当方一拐来到时,杜斜眼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方一拐抬头看了看日头,叹了口气说:杜老弟,一个时辰已经过去,神仙也救不了你了!杜斜眼紧紧抓住方一拐的手,泪眼汪汪,说:伍哥,死到临头,你让我死个明白吧!说,你当初跟着我来到南乐,难道不是为了报仇而来的吗?不!方一拐说,我父亲死后,我为报父仇,出家练武功,练气功时因为报仇心太盛,走火入魔,结果视力越来越差,我就想,万一以后眼瞎了,不能看得见你,还怎么报仇呢?所以当打听到你逃到了南乐镇,我就想到了学医,趁着眼睛还能看得见,我看遍天下医书,想等精通医术后,通过看病问诊的办法,守株待兔,等你上门,以药杀你。后来来到南乐镇后,我的眼睛真的瞎了,好在此时我也精通了医术,一般的病没有能难得倒我的。那天刘二来找我,当他说药丢了时,我从话语里听出他语气慌张,切脉时又见他心脉沉浮不定,就知道了,他并非是丢了药,而是想拿到同样的一包药,而他在南乐镇,通过说谎拿到药的,只能是为了你……这么说,你给我的药里下砒霜,是真的想杀我啊!杜斜眼说。不!那两包药里都有砒霜!你和刘二都做过亏心事,为此担惊受怕,心毒郁结,久而得病,而这病必须以毒攻毒,非用砒霜不可。但是你的病更严重一些,所以我在后面那包药里放了三钱木通,这味药对刘二来说作用不大,对你却是理气通肝之药,没想到你却拿了刘二的那包!方一拐顿了顿,说:其实拿了刘二的药,也只是让你的病好得慢一点而已,可你后来却选择了死亡,我也没办法!这话怎么说?杜斜眼翻着白眼,气息奄奄地问。服了这副药,泄毒之路已开,肝气已顺,可你却对我起了疑心,动了杀机,杀机乃金气所主,肝为木,金克木,杀机一起,肝气复归阻滞,攻毒的砒霜也就断了出路,成了杀人之药,刚才我给你开的是专门理气解毒之药,可你没听我说,现在一个时辰已过,毒雍于心,回天无力了!方一拐说。你处心积虑想杀我,可当机会来临时,为什么又不杀我,反而救我呢?杜斜眼又问。因为,从医多年,我知道了,治病易,治心难,我就算杀了你,也不能改变你的心!方一拐说完,又朝白云山顶走去,从此杳无踪迹。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方三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