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鸡愤怒了

  公鸡愤怒了

  在乡下,夏日里是农闲季节。出门打工之前,吴玉成与老婆王小红大吵了一顿,这个公开到处找男人的女人扬言要把他养的公鸡全部杀光,把他的穷家卖尽。吴玉成相信她说到做到,家就尽着她折腾好了,至于那几只公鸡倒是他的宠物,而且一直养在母亲这边,他于是拜托母亲来照顾他的鸡。而立之年还要处处依赖母亲,吴玉成有些过意不去,可惜他又没钱,临行这天他只能买了两个罐头送到母亲那里。

  天气闷热。午后,游手好闲的赵老歪美美地睡过午觉后,感觉体内的欲望蠢蠢欲动,他伸着懒腰打开家门向邻家张望,透过窗子隐约看见一个人睡在炕上,不用说,这个时候可以这么安闲地睡着的一定是王小红。

  赵老歪翻遍了自己的口袋,只找到了二十块钱,他有些沮丧,王小红的脾气是一手交钱一手上货,绝不杀价,新老顾客一个样,因此村里人暗地里都叫她三十元,如今少那十块钱,王小红是绝对不会给他便宜占的。

  赵老歪百无聊赖地在王小红的门前晃来晃去,忽然他发现王小红的婆婆家房门大开却不见人影,他兴奋起来,迅速踅进去,在屋子里翻找了半天,总算在炕头的一件旧衣服下找到了两个罐头。

  赵老歪掂量了一下,两个罐头最少能值十五块钱,他喜上眉梢,把罐头揣进怀里就往王小红的院里跑。没想到刚刚走出院门,不知从哪里冲出五六只大公鸡来,它们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赵老歪,像是要打架的样子,赵老歪吓得心怦怦直跳,一边吆喝一边向王小红的房间退去。好在公鸡们也未敢轻举妄动,它们似乎只想集体发出警告。赵老歪胆战心惊打开王小红的家门闪身进了屋,把那几只可恶的公鸡关在了门外。

  赵老歪是王小红的老主顾了,老规矩,还是先交钱后办事。赵老歪先把二十块钱拍到王小红的手里,王小红看到只有两张纸票正要冷下脸来,赵老歪急忙嬉笑着从怀里掏出那两个罐头,王小红一眼就看出那罐头绝不会少于十五元,于是转怒为喜,买卖顺利成交,她转身去拉上窗帘,天太热,窗子仍然开着。

  王小红也算这个行业里很是敬业的高手,两个人翻云覆雨让老歪很是受用,没想到正准备迎接巅峰时刻,窗帘忽然闪动,拉开一条口子来,一个硕大的东西带着令人恐怖的鸣叫嘎地一声飞到炕沿上,赵老歪这一惊非同小可,妈呀一声便从王小红的身上翻身落马,喘着粗气定睛看时,原来是一只羽毛红艳的大公鸡,趾高气扬地站在炕沿上,正瞪着圆溜溜的斗鸡眼盯着两个人白花花的身子看。王小红恼羞成怒,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抓了一件衣服挥舞着驱赶这只公鸡。大红公鸡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脖子向前伸,同时张开翅膀,像是要冲过来。

  王小红大声叱骂,大公鸡高声鸣叫。赵老歪万分恐慌,哆哆索索穿上裤子,这时只见窗帘外面还有几个阴影在晃动,仔细看时,原来另外几只公鸡也在那里声援,似乎也要伺机冲进来。

  赵老歪去厨房找了根棍子,总算把炕沿上的公鸡赶走了,望着炕沿上热腾腾的鸡屎,两个人哪还有什么兴致?王小红推门出来,见四周无人,喊一声出来吧,赵老歪便吱溜钻出来,狼狈地逃回家去。

  赵老歪吓出病来了。他去找王小红讨说法,王小红说她能做的唯一赔偿就是给他提供一次免费服务,赵老歪原则上很喜欢这种赔偿,可是他暂时接受不了了,他阳痿了。

  他让王小红把赔偿费记在账上,就开始忙着给自己治病。好在长白山下多的是壮阳的药材,什么人参啊鹿鞭啊,赵老歪都淘来吃了,吃得浑身燥热,吃得流了鼻血,可是该壮的地方还是没有壮起来。

  一直拖到秋冬之季,东北人喜欢在冬至这天蒸制加了草药的鸡来进补,赵老歪早早地准备好了人参、贝母、三枝九叶草之类的草药,至于公鸡,他早已想到了一个既能捉到鸡又能为自己复仇的万全之策。

  天太冷,地里早没了活计,农人全都躲在家里猫冬,闲来无事,无非是聚在一起打扑克,打麻将。冬至前两天下了一场很厚的雪,晚饭时正当黄昏,路上少有行人,赵老歪一看机会来了,便从裤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玉米粒向那六只公鸡走去。公鸡见了他,一个个扬起脖子发出低低的咕咕声。赵老歪狡猾地堆起笑脸,把玉米粒洒在公鸡的脚下,然后阴阳怪气地看着这几只公鸡。

  对峙了一会,经不起食物的诱惑,有一只公鸡试探性地吞下了一粒玉米,跳开,警惕地张望,见赵老歪没什么动静,其它几只公鸡也大着胆子争抢着过来啄食。赵老歪满意地笑了:公鸡终究只是公鸡,脑袋还没有人的拳头大,会有多高的智商?赵老歪想得正得意,手中的鱼线一动,一只公鸡上钩了,他急忙拽紧手中透明的钓鱼线,鱼线的那头拴着一颗玉米粒,此时这颗玉米粒已经被那只傻傻的公鸡吞进了嗉馕中,因此,这只负痛的公鸡不得不趔趔趄趄地向赵老歪面前走来。

  另外五只公鸡全都停止了啄食,它们惊诧地看着那只自投罗网的公鸡,搞不懂出了什么问题,只能咕咕咕咕发出警告与呼唤。

  但是这只被钓住的公鸡既不能发出声音,也无法回头去向别的公鸡告别,也许,在公鸡的世界里,它的自杀式出走从此只能成为悬案。

  警告不成,那几只公鸡远远地跟过来,只是它们全都没了主张,不知道同伴是怎么回事。赵老歪当然不会给它们机会,他把这只公鸡牵进家门,割断了它的脖子,放了血,褪了毛破了肚,把所有杂物在雪堆里埋好,然后覆盖了更多的雪,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便在家里蒸制他的公鸡壮阳药了。

  从冬至这天开始吃,整整吃了三天,赵老歪才把这只公鸡吃完,要知道,这种补药是不可以加油盐调料的,因此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香喷喷。

  王小红的婆婆丢了鸡,尽管心中有所怀疑,却没有证据。冬至的第二天,老太太扯着嗓子从街头骂到街尾,变着花样把偷鸡贼骂了一顿,咒他不得好死。

  直到腊月二十七,赵老歪的雄风还是没有回来。这天正是杀鸡赶大集的日子,吴玉成因为误了车没有赶回家来,王小红和婆婆忙了半天也没有抓住那几只淘气的公鸡,便来喊赵老歪帮忙。

  一听说要杀鸡,赵老歪跃跃欲试,就是这几只倒霉的公鸡把他吓出病来的,他早就想亲手杀了它们。三个人围追堵截,总算抓到了两只,杀两只鸡过年就够了,王小红的婆婆赶走了其它的公鸡,再不肯抓另外的三只,也就只好作罢。掐着公鸡的翅膀,看它们全无反抗的能力,只会大声哀叫,赵老歪感到很解恨。远远的,剩下的那三只公鸡逡巡着,满怀忧思向这边望,赵老歪便对着它们举起手里的公鸡俘虏来示威。之后,王小红把另外一只公鸡交到赵老歪的手里,进屋取了菜刀和盘子,赵老歪拉开架势准备杀鸡。

  两人用布条把鸡的脚和翅膀绑得结结实实的,扔到地上,赵老歪试了试菜刀的锋刃,右脚踩住一只公鸡的双脚,左手提着公鸡的翅膀并且捏住通红的鸡冠,这只待宰的公鸡细长的脖子就完全暴露在赵老歪的刀下了,赵老歪生生扯去鸡脖子上的毛,找准位置便向鸡脖子上割去,大概菜刀不够锋利,赵老歪锯来锯去,连王小红都有些急了,总算看到鸡脖子淌出血来,赵老歪扔了菜刀,倒提起公鸡来让鸡血流到盘子里去。

  鸡血流得很慢,赵老歪能感到这只公鸡有力的挣扎,十几分钟过去了,满盘子都是红红的血,一只鸡能有多少血呢?赵老歪认为这只流尽了血的公鸡一定死了,于是把它扔到地上。

  另外三只公鸡仍然在远处观望,地上半死不活的公鸡仍然瞪着眼盯着他看,因为割破了喉咙,这个公鸡发出让人恐怖的咕噜声,像是在向另外那几只鸡求救。赵老歪心发慌,在杀第二只公鸡的时候下手就狠了些,他狠命地向鸡脖子割下去,一下子就把鸡头割掉了,鸡血喷涌而出,喷得他满身满脸,他慌忙扔下死鸡去揉眼睛。

  公鸡们的进攻就在这时开始了:那只又红又大的公鸡一下子飞上了老歪肩头,利爪抓破了他的脖子,转眼间已在他脸上啄了十几下,赵老歪挥舞着胳膊抵挡,脚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三只公鸡一起飞过来,连那只半死的公鸡也跳到了他的身上乱啄一气,赵老歪勉强护住眼睛,杀猪般嚎叫起来,此时王小红端了一盆水刚出来,情急之下连盆带水一起向赵老歪身上砸去,公鸡被吓跑了,赵老歪也成了落汤鸡。

  赵老歪一边呻吟一边咒骂,被王小红扶到屋里,只见他脸上和手臂上被啄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还流出血来,沾满鸡血的头发和衣服湿淋淋地挂在身上,又惊又冷,牙齿打战,哆里哆嗦,样子狼狈至极。

  大家都在辞旧迎新过春节的时候,赵老歪却得了重感冒,勉强吃了年夜饭便昏昏睡去。

  赵老歪病了将近两个月,常常发烧、抽搐,连医生也无法诊治,春天的时候,赵老歪总算痊愈了,虽然脸上有疤,瘦得走路歪歪斜斜。只是至此他更加贼眉贼眼的了:每次走出家门,他都像谍战片里的特工一样要警惕地向四周看一遍才能有所行动,而且,出门时手里一定要拎一根棍子——至于王小红答应他的那份免费服务,他大概要等到来生再来领受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公鸡愤怒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