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板上的女人

  天花板上的女人

  夜深黑深黑。

  小巷里响起了一阵缓慢的脚步声李智裹着单衣慢慢地挪动着步子冷风毫不留情地从四面八方侵入他的身体他经不住瑟瑟发抖。

  这样的夜他通常是睡不着的不知道为何原因他只想出来走走就像一只饿狼在漆黑的夜晚逛遍大街小巷似乎在寻找着某种猎物。

  ?“喵……”一声一只猫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被迫停下盯住猫的眼睛许久猫退后了一步溜走了。他微微一笑人总是怕这怕那其实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

  李智慢慢地走回了家打开家门看着空空的屋子。他想起了慧那个他全心爱着的女人他心目中纯洁美丽的女神她失踪了。从此他就难以入眠总觉得她的消失带走了他的灵魂。

  ?“啪嗒……啪嗒……”浴室里响起了滴水的声音他闻声走过去没开灯因为他看见一个胖胖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蹲在浴盆里玩水嘴咧着像是在笑可眼睛里却流出一道道的血泪。滴在浴盆了啪嗒啪嗒的响。

  ?“你怎么又来了”李智不耐烦的问。

  女人一百八十度地转了一下头问“你不怕我吗”

  李智笑了笑得有些邪恶他说“收起你那副吓人的丑样子吧我才不怕要是想要害我你早就是动手了。”

  女人哗啦一声从水里站起来指着他半天没说出话来然后跺跺脚走了留下一缸血水。

  李智无奈地摇头叹息“每次都是这样可恶”

  ?“谁让你不怕我”女人的声音在空气中冷冷的响起。

  ?“鬼有什么可怕人才可怕哪”李智一边收拾着浴缸一边说着。

  他的话音刚落天花板上晕出了一圈圈红色的血渍这血渍越聚越多仿佛随时都会流下来一样。

  李智瞪了一眼天花板说道“别玩了小心我明天找人收了你这只小鬼。”

  他的话果然见效血渍渐渐散去了天花板又恢复了正常……

  等他躺在床上时天已经大亮了。他很久没去上班了没有了慧他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不想吃什么也不怕。爱情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他甚至不记得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慧那张甜甜的笑脸这才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

  刚躺下电话却响了。他很不情愿的起身接起电话对方不说话粗重的喘息声让他感觉对方是个男人。他有些激动好像某种丢失的记忆又回到了脑海中。他很生气很生气的说道“不管是你谁都给我滚的远远的别在给我打电话不然我报警了……”

  他还想再骂可电话了传出一阵忙音看来他的恐吓见效了。

  接完电话他又睡不着了鬼使神差的打开电脑。登陆了慧的qq号一个叫流浪的男人给她发了无数条消息。李智紧握着手一条条看完然后头上的青筋暴起。他扭头冲进厨房拿出了一把尖刀。刀上竟然有斑斑点点的红色他添了添有点腥是血的味道。

  随即他看见那些斑斑点点的血变成了无数掉血红的小虫子扭动着丑陋的身躯有些趴到了他的身上有些爬进了橱柜里。李智觉得一阵强烈的头痛向他袭来。他抱着头顾不上去看小虫子爬去哪了咧咧跄跄的去找药那是一种白色的药品他倒了一大把和着酒吞了下去。头渐渐不疼了红衣女人从天花板伸出头问“你不好奇厨房里那些小虫子爬去哪了吗”

  他这才想起来冲进厨房那些血色的小虫子已经不见了橱柜上留着斑斑的血迹。他拿来的铁锹狠狠地砸向橱柜墙上一块新抹上去的水泥赤裸在他的眼前。他用力砸开水泥一个背对着他的死尸出现在他的眼前。当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看见这个人的背影时浑身也一颤恐惧随即而来。

  他还是趴开了水泥把死尸拉了出来。看见死尸那张脸的时候他尖叫了一声浑身斗得和筛子一样因为那张脸和他一模一样。

  消失的记忆慢慢地爬回到了他的脑海他想起来了。

  那天他无意间看见了慧和一个男人的网聊记录也发现他们要趁他加班的时候在家见面。他怒了不动神色的等着这一天然后他没去上班他发誓要杀死这对狗男女。

  白天趁着慧上班时他躲进了橱柜。晚上他拿着刀冲进卧室把他们堵在了床上。慧苦苦的哀求他发过他们他咬着牙举起了刀可最终他心软了那把刀怎么也没插进心爱人的心里。

  可另一把尖刀却刺进了他的心里是慧的情人他偷溜下床在背后捅了李智一刀。然后他们一起把李智镶在了水泥里。

  这些记忆像一条毒蛇缓缓的在他脑海里触动他的脸因为愤怒变得扭曲阴暗。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喜欢晚上出门而且最喜欢走那些阴暗的小港还有他为什么不怕鬼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鬼。

  几声干涩的笑声从天花板传来穿红衣胖女人探头探脑地说“报仇吧他们都该死特别是那个叫慧的女人就是她鼓动我男人杀死我的。”

  李智看着天花板上的女人看着自己那具变形的尸体他突然想一直泄气的皮球一样淡淡地说“算了我不想报仇反正警察很快就会发现我的尸体他们跑不掉的。最主要是我觉得做鬼没什么不好最起码让人害怕让恶人胆寒。

  女人失望地消失了天花板上留下一条淡淡的血迹远远看上去是个大大的恨字。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天花板上的女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