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恶果

  整容恶果

  毛雅芳二十四芳龄,瓜子脸,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杨柳腰,可说是人见人爱。但她对自己却缺乏信心,为什么?只因胸脯平平!好在现在的胸罩做得精致,再没胸脯的女人戴上了看上去都挺饱满的。

  下班回到家,毛雅芳忙忙地把胸罩摘了,这玩意儿匝在胸口又紧又闷,害得她一整天透不过气,现在解放了感到浑身说不出的轻松舒坦。洗好澡,对着卫生间的镜子,她又觉得气馁,真恨不得要责问万物的上帝:你是怎么把我造出来的?同样是女人,为什么把我的乳房造得这么扁这么小!

  她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大三时和同年级的一个男生好上了。一次去看电影,他跟她亲热,竟不规矩把手伸进她衣服内,要摸她乳房!吓得她忙把他的手打掉,呼地站起身走了。后来尽管他低声下气求她,恨不得朝她跪下来,她却再没理他。从此她再不敢谈恋爱了,走上了工作岗位也不敢轻易交男朋友。

  她妈看了电视台的相约星期六节目后,劝她说:阿芳,你看那些不到二十五岁的姑娘,男人都抢着要,二十六七岁的人家就嫌了,你若再不找对象,真要变剩女了!她却不以为然说:剩女就剩女呗,就是一辈子不嫁也没关系。她妈不高兴了,沉着脸说:你不急,我和你爹想抱外孙呢!以后岁数大了我们可没精力给你带孩子。见老妈生气了,她忙缓和地说:妈,我相信缘份,只要缘份到了,婚姻就水到渠成。

  其实毛雅芳心里何尝不想把自己嫁出去?就是因为胸脯太平才没信心,现在的男人对女人可挑剔了,又把婚姻看得很淡,一不满意就闹离婚,到头来受伤害的还不是女人?

  一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心缘咖啡馆里消遣,一位先生走过来朝她笑笑,文雅地问:小姐,你是一个人?她点点头。能不能坐在你旁边。她仍点点头,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怪,这咖啡馆又不是她的家,有空座位谁都可以坐,问她干吗?真是虚伪!可接着进来的一个人低头哈腰,尊称他为李总时,不得不使她对他刮目相看。

  坐,坐!李总对那人指指身边的座位,然后大声呼唤:服务小姐,请上两杯咖啡!嗳,来了。小姐答应一声,便把两杯咖啡端了来。毛雅芳一边漫不经心的用勺子搅着咖啡,一边偷眼打量着李总。他身高约一米八零,浓眉大眼,气宇轩?,有种绅士的风度。他们谈了一会儿生意上的事,便呼唤小姐过来结帐,随后站起身。李总走时不忘礼貌地朝她点头微笑。

  毛雅芳从玻璃橱窗望外看去,见李总和那人握手道别后钻进门口的一辆红色别克车,绝尘而去。她无意再坐着,便朝服务小姐招招手。小姐笑嘻嘻过来对她说:您那杯咖啡钱已经有人给你付了。她大惑不解:谁?就是刚才坐在你身边的那位先生。她一下发了愣,想自己和李总萍水相逢,怎么好意思让他买单呢?他这么有气度可见是个大老板!可不知道他姓甚名谁?是什么公司?

  晚上她躺在床上,一闭上眼脑海里全是李总魁梧的身影,和他和蔼的笑容。她想怎么把钱还给人家呢?如果有缘,能在咖啡馆里再见到他就好了!

  想不到事情正如她盼的那样,一个周末的晚上她在心缘咖啡馆里又见到了他!他还是那样风度翩翩,笑容可掬。见他进来,她忙不迭起身打招呼:李总,李总!他见到了她,朝她点头走来。

  看来这咖啡馆的确有‘心缘’哪——咱们好像是约好了的。他不无风趣地说。她忙附和着:是啊。我正想能不能再见到您,把咖啡钱给你,想不到真``````李总,怎么好让您破费呢?哈哈哈哈``````这也算破费?他仰头一笑,这在国外是极平常的事,就像先生没有理由不替女士开车门一样。您去过国外?嗯。在美国念了几年书,拿了个博士学位就回来了。嗬,原来是个海归的博士!她肃然起敬:那您一定在国内开公司了?嗯。做电脑软件生意。说着他拿出他的名片,双手恭恭敬敬捧上。她一看,乖乖,他是北美软件公司中国分公司的总经理!叫李强。她吓坏了,望着名片发着呆。

  小姐,请问您的芳名?他的问话使她从失态中回过神,忙说:我叫毛雅芳。好名字!他夸奖道,雅芳,雅芳,雅致芬芳!名如其人,名如其人哪!

  她被他夸得红了脸。雅芳小姐,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哪!请问您在哪里高就?

  她窘困地说:我刚大学毕业,没有工作经验,所以只在一个小公司``````慢慢来,慢慢来,哪有一步登天的?我刚去美国时还到酒店洗过盘子呢,我们中国不是有这么一句老话——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他这么善解人意令她感动。

  两人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喝完咖啡,她要抢着付钱,李总脸上不好看了,说:看来我刚才是跟你白说了,你是想让我难堪吗?别忘了我是男人——听他这么说,她只得让他买单了。说好了,以后咱们到这儿来喝咖啡,都由我买单。他郑重地说,你也甭跟我客气,我的收入总比你高。那当然,我怎么可以跟你李总比呢?只是一直让你破费我心里过意不去。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就先从朋友做起。

  她听懂他话的意思,止不住心一阵狂跳,能嫁给这么优秀的男人,真是她梦魅以求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不勉强你。她忙说:愿意,愿意!那好,从今天起咱们就是朋友了!所以你跟我不用客气。走吧,我送你回家。他们走到外面他那辆别克车旁边,他为她打开车门,还不忘用手挡着门的上框。

  他这么细心对她呵护让她感动。

  以后他们每个周末都到这里来喝咖啡,两人感情渐渐升温,顺理顺章地成了一对恋人。他带她去了他的住处,那是一栋在市郊结合部的别墅,富丽?敞,常年用着一个保姆,见她来总客气地叫她太太,这使她有种在人之上尊贵的感觉。终于她在一个春雨霏霏的夜晚,把自己的处女之身给了他。

  事后他抚摸着她白皙细腻的身子说:芳,你真美,如果你胸脯能丰满一点的话,那就完美无缺了。她听了一颗火热的心像被冰镇了一下,顿时凉了。见她不愉快他忙安慰说:不过你可以去隆胸,我有个朋友在云南开了一个美容诊所,隆胸手术做得可好呢,做好了就像真的一样。

  她听了问:那要好多钱吧?钱你不用担心,全由我出,只是``````她怕失去他,急忙问:只是什么?只是怕你吃不起苦,因为动手术很痛的。她一咬牙说:我不怕!只要能让我胸脯丰满。他在她脸上深深吻了一下,眼里充满着怜爱:只是让你为我吃苦了。不过你忍了暂时的疼,换来的是更加的美丽和性感,如果我带你去出席朋友的宴会和派对,人家不要太羡慕,我脸上不要太光彩噢!她听了感到无比的幸福,坚决地说:就这么定了,我们马上去云南!

  毛雅芳没把这事告诉家里,谎说出差半个月,对单位则说去西双版纳旅游。李强带他坐飞机到昆明,又坐一天的长途汽车,原来李强的朋友远在靠近缅甸的边界处。在那里休息了两天,那位姓周的医生对她作了全身检查后,便对她施行隆胸手术。李强安慰她说:亲爱的,因为这手术较大,需要全身麻醉,所以你要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过你不要害怕,有我在你身边呢。不怕。她嘴里虽这么说,心里却难免紧张,心像擂鼓似的咚咚响,想既然来了,硬着头皮也得做!不容她多想,周医生给她上了麻药,一会儿她便昏昏沉沉没有了知觉。

  见她醒来,李强握住她的手兴奋地说:亲爱的,向你祝贺——你的手术非常成功!是嘛?她半信半疑。不信,等绑带拆掉后你自己看,就是现在你用手也摸得出来。她用一摸,果然胸脯鼓鼓的。

  三天后她胸口的绑带拆掉了,低头一看,啊——两只乳房又挺又饱满!她激动得禁不住用手去摸。这时李强拿了面大镜子过来:你再照照看,丰满不丰满?变成一对丰乳嗳!亲爱的,我好幸福噢——望着镜子里那一对皮球般的乳房,她不由羞红了脸。李强哀求说:亲爱的,能不能让我摸一摸?她环顾四周没人,便嗔怪道:怎么不可以?我是你的人嘛!他欣喜若狂,用颤抖的手爱抚她的乳房,又满足地把头靠在上面。轻点,有点痛。她托着他头说。他忙离开,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看到你这么性感,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第十二天他们踏上了回家的路。长途汽车在边防站的哨卡停了下来,上来了两男两女的武装警察。他们要干吗?毛雅芳问。别怕,跟我们没关系,是检查违禁物品的。李强安慰说。警察检查了乘客们的行李和身上后,便放行了。

  回到家,毛雅芳把自己隆胸的事告诉了母亲,?撩起衣裳给她看。她妈看了后担心地说:会不会发炎?不会,李强那个朋友做了上百例隆胸手术呢,都很好的。她妈摇摇头:唉,现在的年轻人真看不懂,吃这苦,什么意思?

  因周医生关照她一个月不好洗澡,所以她只能用湿毛巾轻轻擦。过些日子她感到仍然有点涨痛,便对李强说。李强不以为然道:没关系的,过些日子自会好的。可她一次擦身时却发现有黄水流出来!慌了,马上打电话给李强。李强赶了回来,看了也不禁着慌,便打电话给周医生。周医生说可能有炎症了,让他们马上过去。李强恼火了,把他痛骂一顿:你他妈的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让我们再到云南来?放你娘的狗屁!你以为十里八里地?要上千里路呢——开什么国际玩笑?万一路上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当得起吗?你这个猪!

  毛雅芳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又说了那么多粗话,吓坏了,劝他说:你消消火,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再骂他有什么用?只怪我们走得急,在云南再多住些日子就好了。李强扔下电话,气得一把抓住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我真混,怎么会相信这个丑东西!见他自责痛苦的样子,她于心不忍,宽慰他说:我们这里有的是大医院,只要多出点钱还怕找不到好医生?

  他一拍大腿霍‘地站起身:你这句话倒提醒了我——我有个在美国一起留学的朋友,他在这里开了家私人医院,是医学博士,我们这就去找他!事不宜迟,李强当即拉了毛雅芳出门,驱车前往。于是毛雅芳第二次躺上了手术台。

  她想这次手术一定做得很好,为了安全,她在医院住了十天。说是医院实际上只是个诊所,且在郊区。不过条件不错,病房像宾馆,伙食也好,加上李强不顾路远天天来看她,心情特别好。这天李强对她说:亲爱的,我北美的总公司要我去一下,要有些时日。她爽快地说:我不碍事,你放心地去吧,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你的工作。谢谢你,亲爱的!我回来马上跟你去登记结婚。他依依不舍地深吻了她。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她心里感到甜滋滋的。

  十天后她出院了,因为李强不在她不敢住那么大的别墅,再说又那么远,便回了自己家。等待的日子总是漫长的,她几乎天天板着手指头数,十天,二十天,三十天``````竟过了三个月,仍没一点他的消息!打他的手机,总不在服务区内。去他的别墅,却换了人!问及,说是问房东租的。找到房东,房东告诉她先前那个张俊早搬走了。怎么是张俊?她问:李强你认识吗?房东说:不认识。她听了似云里雾里,原来这别墅不是他的!难道``````她不敢再往深处想。

  她妈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问她,她支支吾吾把事情说了。她妈不无担忧说:阿芳,你别遇上骗子了!她头摇得似拨浪鼓:不可能,不可能!世上没有肯出钱给女友隆胸的男人,除非他是傻瓜!那他到哪里去了?难道在地球上蒸发了?好歹总有个信息吧?或、或许他出了什么事,也、也没一定。她心里慌慌地说。

  她抽空去了郊区的那家医院,竟人去楼空,成了一家保健品公司,一问,也是租人家的!这时她才暗暗问自己:难道我真的是上当受骗了?那李强干吗要出钱给我隆胸呢?她百思不解。

  终于电视台的《案件聚焦》节目,解开了她心中的迷团——本市警方和云南边防武警联手破获了一起特大毒品走私案,犯罪分子利用青年女子爱美和虚荣的心理,以谈恋爱为名,怂恿她们去云南做隆胸手术,但不是注入硅胶等充填物,而是放入了毒品。回到我市以后,因手术不良有炎症,便再次手术取出毒品,这才注入硅胶。因做手术的女子是在全身麻醉的情况,故毫不知情。犯罪分子这种利用人体走私毒品的行径,已经到了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地步!使许多青年女子受骗上当深受痛苦。现在这个犯罪团伙的人员已全部落网!希望那些受害的青年女子,勇敢地站出来举证``````

  接下来播放犯罪分子受审的录像,毛雅芳一见首个被提审的犯人,顿时像遭了电击脑子里嗡地一声,一片空白——他竟是她日思夜想的李强!播音员接着说:他的真名叫彭汉其,云南人,化名叫李强、张俊、马刚``````

  接下来播音员说些什么,毛雅芳一个字没听进去,只觉得自己恍如梦中,身子软得没一点气力。第二天她拖着沉重的双腿去公安局,一是去举证,更要紧的是她胸口还在隐隐作痛,有黄水流出来。她心里懊悔不已,五味杂陈。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整容恶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