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美人

  木美人

   1 月黑之夜,一条黑影一翻,进入了朱府,再一闪,进了朱百能的书房。 房中,挂着个鸟笼。鸟笼中,放着一只白鸽。白鸽不动,朱府上人传言,这只白鸽,并非真正的白鸽,乃是木制的,是百手巧匠朱百能用木头削成的,等闲不飞,飞时,必须上紧机关,展翅云天。 可是,这个机关,只有朱百能知道。别人得到白鸽,等于废品。 黑影却来了,偏想抢这个白鸽,一溜影子,窜向鸟笼,如一抹光。就在他伸手,准备去拿白鸽时,背后,一抹冷光激射而来,刺向他的脖子,意图一招致命。偷袭的人,毫无疑问是朱百能。 剑芒,看看接近蒙面人的身体。 蒙面人冷哼一声,竟然是诱招,身子突然一闪,闪过朱百能的偷袭,手中长剑泛起一片冷光,罩着朱百能。朱百能嘿的一声叫,手臂中剑,退了一步。 也就是一刹那间,黑影不见了,笼中白鸽不见了。 望着空空的笼子,朱百能脸色白了,眼光也是白的,仿佛能杀人一般。 2 第二天,朱百能用白布缠着手,一副庄重,坐在厅上,陪着一个人喝茶,喝茶的是江湖霸主——张一怪。张一怪不笑,间或,咳嗽一声,其声如枭叫,很是沙哑。 他说话,声音也沙哑,如枭叫一般,轻声道:朱兄,黑衣人是何人? 朱百能苦笑一声,良久道:家丑不可外扬。 张一怪一惊,猜测道:难道是——家门之贼? 朱百能又一次摇着头,告诉他,不是家贼,可是也与家贼不远:是师门之贼。看张一怪一脸惊异,朱百能解释道,可能是自己师兄吴千变回来了。 吴千变,不是死了吗?张一怪一听,手中瓷杯一捏粉碎,震惊之极。 朱百能摇头,仍是苦笑,自己师兄外号吴千变,易容之术,除了师父,当世无双。当年,他在杀害师父全家后,暴露身份,遭武林同道追杀,在中原难以立身,逃到塞外,不久,有人在大漠中发现了他的尸体,尸体旁有一纸,书曰:欺师灭祖,叛国投敌,死有余辜,我今杀此人,以警戒世人,告诫后人。 纸条结尾,署名张一怪。也因此,张一怪以一介无名之人,凸显江湖,号召武林。 听到朱百能的话,张一怪怪眼一翻,如星光闪烁道:朱兄怀疑我当年欺世盗名,没杀吴千变! 朱百能忙否定,进一步猜测道,自己师兄千变万化,很有可能将别人易容为自己,唆使去与张兄格斗,死在张兄手中也未可知。张一怪听了,慢慢点着头,突然又一惊:如此说来,吴千变很有可能易容之后,又混入了我们中原武林也未可知。 朱百能很沉重地点点头。 3 可是,张一怪仍然不解,吴千变为何要偷一只无用的白鸽。 朱百能不做解释,笑着拍一下掌,环佩叮咚,一个女孩走进来,站在面前,直直的,一动不动。朱百能指着那女孩说:吴千变要抢的,可能不只是白鸽,还有凌波。 张一怪道:他看中了朱兄府上美女了?在江湖传言中,没听说吴千变好色。 朱百能又否定了,吴千变觊觎的不是美女,是自己的百变巧术。 原来,朱百能的师父,乃当时江湖盟主——赫赫有名的巧手百变赵胜天,赵胜天的名字倒不是胜天二字,是因为他头脑聪明,一手巧艺,还有易容之术,江湖独步,匪夷所思,所以得此称呼。 他当面易容,瞬间变化,一会儿老头,一会儿少女,让人目不暇接。 这还不惊人,最惊人的,是他能用木头,还有兽皮和机簧制造动物,造鸟会飞,造兔会跳。人们都亲眼所见,绝了。而且听说,他还会造人,造的美女活色生香。 这个,只听他的弟子朱百能说过,可是当年,赵胜天绝不承认。 赵胜天有两个弟子,剑术之外,一人传一样绝技,吴千变学会易容术,朱百能掌握了他的绝世手艺。 可是,就在一个夜间,赵胜天突遭偷袭,一把大火中,一伙蒙面人冲入,见人便杀,见物就抢,最终,赵家几乎无人逃出,葬身火海。 在赵胜天尸体旁,人们发现一行字:逆徒吴千变叛国为奸,被我发现,陡起杀心,以毒酒害我,并屠我全——后面,没有写完。但是,这就足够了,武林人士,人人悲伤,誓杀吴千变,为赵胜天复仇。 在外面办事回来的朱百能,更是咬指出血,定报此仇。 可是,现在,仇人并未死,又出现了。朱百能告诉张一怪道:吴千变一心想学师父另一项绝艺,师父不答应,这大概也是他杀害师父的一个原因,现在他抢白鸽,显然想拆开来,研究技巧。 张一怪道:他抢——凌波干什么? 凌波是师父制造的木人。朱百能解释道。 啥?张一怪睁大了眼。 这个凌波,眉目如画,和真人毫无二致。朱百能说,凌波只有一样不同于真人,不会说话,她甚至可以自上机关,自上弹簧。 张一怪大惊,早听说赵胜天能造人,也早听朱府人说凌波是个木美人,没想到今日亲眼所见,不由张大嘴,久久说不出话。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木美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