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解决的超级难题

  精神病人解决的超级难题

  时下流行这样一句话,千难万难,难过拆迁,这不,响水镇就面临有关拆迁的超级难题。

  事情是这样的,有位华侨要回家乡投资建厂,县领导十分重视,严令各级党委、政府密切配合,厂址选在县城周边响水镇管辖内的一片平房区。这位侨商十分厚道,给出的条件相当优厚,因此,几乎所有的居民都很痛快地签了协议,唯独神仙居饭庄的苟老板却不同意搬迁。苟老板的理由是,风水先生看过他的房屋,预言离开这里会连倒十年大霉,眼下这点拆迁费用再高,也补不上他倒十年大霉的损失,他誓与饭店共存亡!

  此事如果提前几个月,索性安排几个人强拆掉了事,姓苟的敢阻拦,那就以妨碍公务罪论处。然而,上级颁布了政策,坚决禁止强拆行为,谁违反谁负责,哪个领导敢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

  镇委书记兼镇长李双城立即主持召开了会议。在场的委员们纷纷表示,那苟老板纯属无理取闹!据周边群众反映,他那小店整整一个冬天生意萧条,一直贴广告要低价外兑。如今见有利可图,破饭店又变成了摇钱树,他才变了嘴脸。大家商议,再去做一次工作。

  于是,由李双城带队,众领导和干警们一起赶到了神仙居。只见小饭店里客人满满登登,生意相当红火。这是怎么回事?有群众悄悄告诉领导们,这些客人都是苟老板免费请来吃饭的亲朋好友,为的是造成生意兴隆的假象,拿这个来要挟拆迁方!

  摊上这样的对手,领导们如何不生气?他们走进饭店,见苟老板手拿一只拧开盖的塑料桶横在门口,身后站着所谓的客人,有的还扛上了摄像机……苟老板声称:除非赔偿他十倍损失,其他免谈。哪个要敢强行扒他的房屋,他就点燃这桶汽油,与小店同归于尽!

  李双城耐心地对其进行劝解,那苟老板却油盐不进。一行人只好先撤问去。路上李双城接到县委书记和县长打来的电话,强调此事如果不迅速解决,造成侨商撤资转投别处的恶果;就让他好看。

  党委扩大会连夜召开。会议室座无虚席,烟雾缭绕。然而,只听到呼噜呼噜的喝水声,却没人发言,李双城一拍桌子:这么多人,难道想不出办法来?从现在起,每人必须发言,否则,明天写份辞呈交上来。后天,我去县里辞职!

  这一发火,副书记站了起来:既然大家豁出来这官不当了,事情就好办。由领导带头,咱明天先礼而后兵。假如姓苟的再执迷不悟,推土机随时跟上。还反了他了!这主意引起多数人的支持,都骂那苟老板心黑不懂事,推了也就推了,法不责众,这是党委的集体决议,难不成上级能把大家集体撤掉?

  李双城想了想,副书记这点子够黑,但不能执行。如今上级下了死命令,坚决不许强拆,哪个敢违背?当真推倒那破饭店后,哼哼,什么集体决议,罪过肯定会推到这一把手和主持工作的头上。想到这里,李双城说:犯错误是下策,不到山穷水尽时不能考虑。

  副书记的主意被否决了。

  一位副镇长又想出了个主意:事到如今,不如与苟老板暗地妥协,他再退一步,少敲诈些,这部分损失由政府想办法补贴。可镇政府穷得工资都发不;H去怎么办?好办,本地不是有些小企业吗?让他们紧紧裤带把这窟窿补上,往后,在政策上给予一些宽松不就行了,好歹把眼前这道关过去了……

  大家一致认为副镇长这法子可行。然而,他们与小企业老板一联系,对方一百个不肯,说他们为政府贡献得够多的厂,根本不可能有财力当这个冤大头。领导们猛地回过味儿来,小企业是不欢迎建这厂子的,这厂子的建成对他们不但没好处,相反会在用工等问题上产生冲击。人家一毛不拔,政府一点办法没有。

  又一位副镇长想出了主意。那苟老板不是耍刁放横吗?咱不妨打一场人民战争,那边先稳住投资商,承诺保证他开春动工;这边背后鼓动签过约的居民,就说鉴于苟老板提出的无理要求,镇政府做工作未成,只能忍痛割爱,准备让投资商走人。这样,苟老板伤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成了害群之马,那么多的受害群众,就是口水也淹死他!

  这一招好损,但不失为一步绝杀棋。会议决定,马上安排有关人员,去拆迁地扩散镇领导准备婉拒侨商的意向。没想到那苟老板真是块难煮的板筋,消息传开来,他不慌不忙地当众宣布:你们大家不要傻乎乎地朝我使劲。我争取利益最大化,碍着你们哪个了?说不定我得到好处,你们的待遇也能相应提高呢,到时候你们感谢我都来不及,还起什么哄呢?

  经他这一番妖言惑众,那些已经签了约的搬迁户也产生了幻想,居然持起了观望态度。苟老板大概估计到镇领导不会善罢甘休,免不了再次出面纠缠,索性把饭店一锁,不知躲到了哪里……

  这下子,可把镇委一班人愁得白了头!常委扩大会议熬了一个通宵,最后决定让步:先向银行贷一部分款,满足苟老板的要求,但前提是要签一个协议,那就是他必须将此事严格保密,否则,引起连锁反应,那场面将无法收拾……

  决议一形成,与会人员松了一口气。这时候电话骤响,李双城接起,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班领导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没用贷款,二不用签什么保密协议,这苟老板的事情竟然摆平了。话说县城有位孤儿大学生,失恋后精神抑郁,便四处游荡,靠拾垃圾为生。昨天走到拆迁地,可能是天太冷,他便弄开苟老板的门锁,入室点火取暖,不知怎么点燃了苟老板家的汽油桶,结果,消防队赶到时,房屋已烧塌。

  李双城带领大家赶到现场,火已彻底扑灭。望着冒烟的废墟,领导们感慨万千。李双城沉思片刻,毅然决定:现在不能休息,还要马上回去开会,研究两件事:一,如何对本镇城乡居民进行一次素质教育;二,钉子户的问题,此事要酝酿一个十全十美的说法向县委汇报,如果说是让一个精神病人给解决了,那影响将十分恶劣……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精神病人解决的超级难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