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春雨烟岚图”

  名画“春雨烟岚图”

  明朝万历年间,江西九江德安县城住着位穷困的秀才,名叫董思浩。董思浩虽然穷,家里却有两样宝,一样是祖传的名画春雨烟岚图,此画是五代时期大画家巨然的传世真迹,是无数收藏家梦寐以求的至宝。还有一样就是他貌美如花的老婆恋蝶,一位可以让男人发狂的美人。俗话说:家里藏着宝,灾祸少不了。可这个董思浩却无知无觉,整天沉迷在绘画中,也不善理财,也不懂赚钱,日子是越画越穷,可他偏偏越穷越画。人常说,邻居好,赛金宝。董思浩家在一条小巷,出了小巷就是大街,正对着安徽富商杨掌柜开的古董店。杨掌柜经常为了鉴别古画的真伪来请教,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朋友,还结拜成了兄弟。自从结识了杨掌柜,董秀才两口子的生活开始有了起色,杨掌柜把董思浩画的画挂在店里出售,还时常送柴送米贴补他们的家用。董思浩的老婆恋蝶感激杨掌柜的恩德,经常到杨家内院走动,和杨掌柜的老婆丽贞亲如姐妹。这天,杨掌柜告诉董思浩一个好消息,邻县有个员外愿意出大价钱请他到府上,为新建的家庙画几幅画。董思浩喜出望外,连忙让恋蝶给他收拾行李,当下就启程奔邻县去了。杨掌柜望着他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笑了。老话说,欺山莫欺水,欺人莫欺心,杨掌柜为什么对董秀才这么好?完全是为了占梦蝶的便宜。杀人啦,杀人啦!小巷里的人们在睡梦中听到一阵恐怖的叫喊,纷纷披上衣服走出家门,只见王小二的老婆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指着董秀才的院门在拼命地喊。一大早她做饭没了咸盐,打算到董家借点,没想到秀才家院门大开,有人被杀死在屋里。里长让大家保护现场,自己一溜烟跑着去县衙报案。县官李毅马上带着一班人马来到董家勘查,凶杀发生在卧室里,现场惨不忍睹,一具无头女尸横在床上,衣服被撕成一条一条的,前胸有几处刀伤,看来人是先被人杀死,又被割去了头,鲜血溅得到处都是,腥气扑鼻。搜遍各个角落,没有找到尸体的头颅,唯一的线索是地上留有一行血脚印。李毅问董秀才何在,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说他好像是出远门了。李毅又问他去了哪里,大家面面相觑,最后有一个人说:董秀才平时和杨掌柜最好,八成知道他的去向。李毅派人去传杨掌柜,差人半天才回来说:杨掌柜把自己倒锁在房里不肯出来。有这种怪事?李毅当即带着人来到杨家,让衙役把门撞开,大家一拥而入,果然见杨掌柜躺在床上。李毅上前一看,只见他口角歪斜,全身僵直,眼珠转动着,就是说不出话;再看他两只手,上面沾满鲜血。李毅俯身从床下拿起一只鞋,鞋底也有血迹,拿去和董家留下的血脚印一比,丝毫不差。根据这些情况,李毅判断,杨掌柜是趁董思浩外出,半夜潜入其家,企图强奸美貌的恋蝶,遭到恋蝶激烈反抗,杨掌柜老羞成怒,杀死了恋蝶,为了解恨又砍下她的头颅抛弃在别的地方,而他自己也中了邪风,回到家后瘫痪不起。经过医生诊断,杨掌柜确实得了中风不语之症。由于他现在无法开口说话,也不能签字画押,李毅决定先交杨家自己看管,罪行记录在案,一旦病情好转就要接受审讯。李毅又跟杨掌柜的老管家打听清楚董秀才的去向,派人去邻县通知他。董思浩赶回来看到家中的惨状,像遭了雷劈一样惊呆了,半天才相信这是真的,凄凄惨惨地哭道:恋蝶啊,你平时总埋怨日子太苦,如今我开始挣钱了,你却丢下我走了……公差劝他节哀,先查查家里丢了什么东西没有,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可以帮助破案。董思浩擦着眼泪到处看了看,突然发现那幅春雨烟岚图不见了。李毅见到董思浩,给他分析了案情和自己的想法,估计那幅画也是杨掌柜拿去了,可是在杨家什么也没搜查到,只好等杨掌柜病好些再进行审问。董思浩听了觉得有理,细想杨掌柜和自己的交往,确实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禁伤心地说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都怪我有眼无珠,错把恶人当朋友,害死了妻子,连画也丢了,愧对祖先,我活着还有啥意思,不如也死了算了。李毅连忙劝解道:你死了就可惜了这一手丹青妙笔,在府上见到你的画,真让我大开眼界,当今世上丹青大家,也难出君右啊。听到县令的称赞,董思浩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知音,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在李毅的鼓励下,董思浩重新找回了生活的勇气,李毅把他的画推荐给朋友们,董思浩的名声很快就传遍了官场,达官贵人们争相购买,都以能收藏他的画为荣,董思浩因祸得福,成了当地的名流。一晃三年过去,李毅官升浙江嘉兴知府,董思浩舍不得离开这个挚友,也跟着搬到嘉兴。一天,李毅对董思皓说起严宰相的家就在嘉兴,李毅的父亲和严宰相是老朋友,两家过去有通家之谊。如今宰相唯一的女儿严晓青到了出嫁的年龄,正在大张旗鼓地找女婿。严晓青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尤其喜欢绘画,所以她要找个会画画的才子做自己的丈夫,婚后才好夫唱妇随,共同切磋。说着说着,李毅一脸坏笑地冲董思浩眨眨眼:我倒帮她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董思浩笑笑说:你别拿我开玩笑了,人家是相府千金,我算什么啊。你怎么了,论人品、长相、才气,哪点比别人差?我看你们俩挺般配。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李毅为了董思浩的亲事,特意来到严府,严晓青从小把李毅当亲哥哥看待,也不论什么男女之别。严晓青拉着李毅来到她的住处,李毅一看就乐了,这里还真热闹,到处摆满了风格不同的绘画作品,都是求亲的人送来的。严晓青让李毅给评评哪幅画画得最好。李毅一眼就看中一幅山水画,这幅画技法纯熟,运笔雅俊飘逸,画上的山峦烟云,就像会动一样,整幅画透着古色古香。李毅吃了一惊,走过去细看,只见上面题着春雨烟岚,落款是巨然!严晓青笑着说:你眼力果然不错,这是一个叫古月的人为了表示求亲的诚意,连他家的祖传之宝也送来了。这,这人现在哪里?这幅画有问题,这里面有人命官司!严晓青也吃了一惊,忙问是怎么回事,李毅给她讲了三年前那桩命案,接着又派人去请董秀才。经过董思浩确认,这就是他家收藏的那幅巨然的真迹。李毅马上带着董思浩和公差,赶往严晓青提供的地址。他们在一个拐弯抹角的小巷里找到了古月的住处,闯进去一看,里面是个只有三间草房的小院,正房门大开着,有个青年正在练习画画,一个女人端着盆水走出来,见到进来的人就愣住了,当啷一声,手里的盆摔在地上,水溅了一地。董思浩见到这个女人更是一愣,一时间百感交集,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只是呆呆地站着。李毅观察他们的表情,想了想说: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就是恋蝶吧?她确实就是恋蝶,虽然比三年前憔悴了很多,眼睛哭得肿肿的,董思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听到院里的动静,屋里那个年轻人也走出来,看到董思浩也愣住了,他其实不叫古月,真名叫胡白,也是九江德安人。胡白虽说同样是读书人,却没把心思用在正地方,不仅贪财,而且好色。他觉得读书做官没有指望,就投奔杨掌柜做了个账房先生。一次梦蝶去杨掌柜家,正好被胡白瞧见,胡白顿时被梦蝶的美貌勾得没了魂魄,从此每当店里请董秀才来帮忙鉴定古画什么的,他都抢着去通知,慢慢混熟了门坎,没事就往董家跑。他看出恋蝶是个爱慕虚荣,不甘寂寞的女人,就投其所好,又是送小礼物,又是送贴心话,恋蝶经不住诱惑,两个人终于有了奸情。而沉迷绘画的董思浩却一直被蒙在鼓里。那天,杨掌柜打发董思浩去了邻县。秀才一走,杨掌柜就提着二斤肉、一条鱼来到董家,让恋蝶晚上整治一桌酒菜等他来。杨掌柜的一番话,让躲在暗处的胡白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眼珠转了转,想出一条毒计。于是对恋蝶说:你不是想和我做长久夫妻吗,现在机会来了。你把杨掌柜今晚的行动告诉他老婆,让她老婆假扮你来这儿等,咱们借此羞臊他一顿,再跟杨家老婆说你去邻县找董思浩了,我回店里收拾了所有现款和值钱的东西,咱们这就远走高飞,开创自己的事业去!恋蝶依照胡白的吩咐,告了杨掌柜的黑状,杨掌柜的老婆丽贞感激得不得了,拉着恋蝶的手直道谢。她留下话说自己回娘家去了,就和恋蝶一道去了董家。杨掌柜听下人说老婆回娘家了,正中下怀,也不多问,一心只想着天黑好去会恋蝶。好不容易挨到二更时候,他悄悄来到董家,一看院门虚掩着,心里一喜,推门进去,直奔卧房。卧房里黑咕隆咚,杨掌柜一边叫着恋蝶的名字,一边摸到床边,觉得摸到了一个人,可是这人冷冰冰,湿漉漉的,叫了几声没人答应。他摸到桌子上的火折,打着了借着光亮一看,不禁啊地大叫一声,转身就往外跑,后面那个浑身是血的无头女尸,仿佛就跟在他身后要向他索命。他一口气跑回自己的卧室,插上门钻进被窝,越想越怕,终于脑溢血发作,造成了偏瘫。凶手就是胡白,他雇了马车让恋蝶先走,在三十里外的客栈等他。而他自己则在天刚黑的时候来到董家,杀害了丽贞,并割下她的头。目的是为了既可以造成恋蝶已经死去的假相,又可以嫁祸杨掌柜,这样就没有人来追查他和恋蝶的下落了。听到胡白的供词,李毅恍然大悟:怪不得后来杨家报案说夫人失踪,我派人去查一直没有找到,原来她是死在董家了。你这套计策安排得妙啊,连本官也骗过了。可我看你们这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啊。胡白叹了口气说,他们逃到嘉兴,本来要开一个古董店,结果遇到了骗子,骗走了所有财物,又不敢声张,只有自认倒霉,几年来一直过着穷日子。这次听说相府千金招女婿,胡白决定去撞大运,把恋蝶偷出来的春雨烟岚图送出去,如果感动了那位千金小姐,自己就能一步登天。为这事恋蝶和他又打又闹,可她拗不过胡白,心里那个后悔就别提了。李毅摇摇头说:恋蝶啊,你知不知道董思浩他那么刻苦作画多半是为了你,听说你死后他差点自杀。你不念夫妻之情也就罢了,还偷了人家祖传的画,你这样昧着良心做事,怎么可能过上好日子。董思浩现在出名了,就连宰相想要他的画,也得看他高不高兴,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啦。把他们带下去。严晓青对董思浩一见钟情,不久他们举行了婚礼,成就了一对美满姻缘。杨掌柜瘫痪了几年后病死了。胡白被判处死刑,恋蝶按律也该判处死刑,经过董思浩说情,改判成流放。后来恋蝶成了一名守边士卒的老婆,一生住在又苦又冷的边陲,当她满头白发的时候,心中最美好的回忆,只有和董思浩在一起的日子。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名画“春雨烟岚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