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公鸡

  奇怪的公鸡

从前,黄州府沂水县驮娘岩山脚下有一个严家大湾,湾子里有个打柴人名叫严阿黑。严阿黑总是去驮娘岩山上打柴,经常看到一只奇怪的公鸡,这只鸡羽毛鲜亮,昂首挺胸,它的叫声听其来是“吾……皇……万……岁……”严阿黑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捉到这只鸡。不久奇怪公鸡的消息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居然传到京城的皇帝耳朵里了。

  

当皇上听说沂水县出了一只奇怪公鸡,别提有多高兴了。过去的皇帝都喜欢各地敬献“祥瑞”,有献“太岁”的,有献“灵芝”的,都是一些不常见的“奇珍异兽”,就连当地出了多少长寿老人也要向朝廷汇报,皇上喜欢以此向世人证明他是一位“真命天子”,他治理下的天下“国泰民安”,而各地的官员也为此大捞“政绩”,好往上高升。现在沂水县出的这只奇怪公鸡可是最好的“祥瑞”,沂水县县令张灯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急忙带人上山去捉,可想尽了办法就是捉不到。

  

皇上也急,他连发三道圣旨指责沂水县县令办事不力,命他三天之内捉到奇怪公鸡,否则就杀他的头。

  

张灯发这下是真着急了,愁得吃不下饭。有个小衙役向他出主意,说这鸡是严阿黑最早发现的,理应让他去捉。张灯发就叫来了严阿黑命他两天内必须捉来奇怪公鸡,否则杀他全家。

  

严阿黑苦着脸领命上山了,到了第二天他果然捉到了那只鸡。张灯发这个高兴啊,忙向上面汇报,不久皇上下了圣旨,让张灯发和严阿黑带着那只鸡进京领赏。

  

刚进皇宫的第一天早晨,那只鸡还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吾皇万岁”,可是当第二天一大早皇上在早朝的时候让张灯发和严阿黑抱出这只鸡让手下的文武大臣们“听稀奇”时,这只鸡却突然改变了打鸣声,它叫出了“假……皇……上……”把好好的一个早朝都搅乱了,也把皇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严阿黑反应比较快,他叫了一声:“这只鸡是一只造反鸡!”上去抓住了鸡脖子,用力一拽将鸡头从鸡身上拽了下来,而鸡身上喷出的那股鸡血却一下射到了皇上的脸上。

  

好在皇上反应快,他急忙用龙袍盖住了脸,叫了一声:“快把反贼给我拿下!”然后急步跑进了御书房。

  

严阿黑当即让侍卫们捉住,张灯发也受了连累让捆了起来。侍卫首领一时不知如何处置这两个人,跑去问皇上,皇上躲在御书房里不让任何人进,只隔着窗户传话说:“先把严阿黑叫来,朕有话问他!”

  

严阿黑被绑了双手让侍卫首领领到了御书房门口,皇上让侍卫和宫女太监们全都下去,他干咳了两声有些心虚地说:“你,你今日早朝上所为,到底是何目的?”严阿黑冷笑了一声,说:“尹小三,我知道今日必死,但你又能活着走出这御书房吗?”

  

御书房里的皇上吓得浑身一颤,他把门打开一道缝说:“你,你进来说吧,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严阿黑走进了御书房,看到皇上的脸上挂着半拉人皮面具,他得意地笑了。

  

皇上瞪着他说:“我与你有何冤仇,你竟然设下如此毒计害我,将一个奇怪公鸡做得这般天衣无缝,你又是如何识破我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严阿黑“嘿嘿”一笑,他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一个小小的太监,在你死后朝廷却要每年都给你家里很多抚恤,还将你的哥哥提拔做了大官,这很不合常理,因此我断定其中有诈,再加上去年我曾亲自来过京城,那一年你与民同乐虽坐在高台之上但我还是从你的侧影一眼认出了你。只因为我没见过真皇上,又对你很熟悉所以我才能知道你就是那个泼皮无赖尹小三,我这才去了驮娘岩山上冒充打柴人设计了这一出好戏。”

  

这个皇上确实是假的,他本来是沂水县城里的一个无赖,姓尹叫小三,因为赌博欠了别人的钱被债主所逼无奈之下杀了债主,然后跑到外地隐姓埋名,后来看看再无出路就自宫进皇城当上了太监。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得遇高人,并拜高人为师,后来他偷走了师傅的一本奇书《易容秘籍》,于是在取得真皇帝的信任之后,他趁机在皇上的茶水里下迷药杀害了皇帝,然后按照《易容秘籍》上所教的办法揭下皇帝的脸皮贴在自己的脸上,当上了一国之君。由于尹小三长期服侍真皇上,对皇上的性格脾气言谈举止都了如指掌,所以模仿起来也就惟妙惟肖,就连太后皇后都看不出来。当然也不是没有破绽,假皇上的声音一直是嘶哑的,这也是《易容秘籍》上传授的,当声音不能模仿时就坏掉自己的嗓子重造一个声音,让人以为是吃了什么东西坏了嗓子。还有另一个破绽是女色的问题,如今的皇上突然戒了色,一门心思扑在朝政上,几乎忘记了这个世上还有女人的存在。好在太后看到皇上的变化后,心里高兴因此并没有去深究,再加上真皇上此前已生下了三位皇子,太后也不用为传宗接代着急,所以尹小三的破绽才没有被识破。

  

尹小三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现在却让一个打柴人给识破了,他很是惊慌,因此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如何能认得我?”严阿黑说:“要想知道真相,你要先给我松绑。”尹小三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严阿黑松开了绳子。严阿黑用手揭下自己脸上的一张脸皮来说:“除了我,难道天下还会有第二个人能识得你吗?”尹小三看到严阿黑的真脸后“啊”地叫了一声说:“原来,原来是师傅!”说完跪了下去。

  

打柴人正是尹小三的师傅刘洪七,当年刘洪七奉皇上之命去沂水县公差,他看这个小太监聪明就收其为徒,传授了一点强身之道,谁知这个小太监人小鬼大却偷了他的《易容秘籍》,他很是生气因此到处寻找,后来明白了真相便设下了这个奇怪公鸡的陷阱。他知道只有公鸡血才能破人皮面具,所以故意把鸡血喷射到尹小三的脸上,毁了假皇上的容。

  

尹小三见了师傅还不死心认错,他说:“师傅,你看我如今治理的天下难道不比真皇上好吗,天下的百姓有饭吃有衣穿,这难道不是为天下苍生造福吗?去年河问水灾我亲自去查看灾情慰问百姓,受灾百姓无一人饿死,要是换成真皇上,他会这么做吗?今日师傅为一本《易容秘籍》报复于我,你难道忍心看到天下大乱,百姓都流离失所吗?”

  

尹小三一番话似乎说动了刘洪七,他说:“我后来才得知你在当太监之前就是一个无赖,我揭穿你的真面目也不全是为了我自己的一本破书,我也是害怕天下苍生受难才冒死设计,你确实做得比真皇上好,可是我却知道你自小贪婪成性,你虽勤于朝政但很难抵住财富的诱惑。”尹小三说:“要说以前确是如此,但整个天下已是我的,我何必贪婪?”刘洪七沉呤片刻说:“山难改性难移,但为了天下苍生,我权且信你一次。要想恢复面具不是不可能,只需用那只鸡的鸡皮修补就可以了。”尹小三听了大为高兴,他急忙叫太监拿来那只死鸡然后让师傅帮他修补面具,修好后又重新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时候尹小三为求自保已有了杀心,但他对奇怪公鸡一事还有不明之处,想问明白之后再动手。刘洪七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奇怪公鸡叫出假皇上一事,朝野上下肯定震动,我愿意再去驮娘岩山帮你捉一只奇怪公鸡来,以平息此次风波。”尹小三让师傅告诉他奇怪公鸡的秘密,刘洪七轻轻一笑说:“过几日你自然会知道。”

  

不久沂水县县令真的送上来一只奇怪公鸡,众大臣和太后皇后也都亲耳听到了这只鸡叫出了“吾皇万岁”。尹小三向张县令询问严阿黑为何没来,张县令说:“回皇上,那个严阿黑捉了鸡后交给我,我让他一起来,他却说与皇上您有生死之交,因此小的不敢强求,听说他云游四方去了。”尹小三一听急了,他说:“那他有没有话留给朕啊?”张县令说:“是有,不过小的不敢说。”尹小三站起身来说:“说吧,朕恕你无罪。”张县令说:“那严阿黑说他在外云游四方随时都会听着皇上您的消息,如果皇上胆敢对百姓不好,他就会……就会……就会要了皇上的命!”尹小三一屁股坐在了龙椅上,说:“那他有没有说这奇怪公鸡的事呢?”张县令说:“有,他说如果皇上玩够了,杀了这只鸡就什么都清楚了。”

  

后来尹小三果然杀了奇怪公鸡,他从鸡的喉腔里发现了一只薄如蝉翼般小巧的竹片哨子,自己吹了一下,竟然发出了“吾皇万岁”的声音,想想一定是师傅刘洪七塞进来的,而上次的“假皇上”想必也是他往鸡的喉腔里重新放了另外的一个竹哨子罢了。当然,这也是奇怪公鸡不能低头吃东西的原因,喉腔里有异物它想低也低不下来啊。

  

后来尹小三对百姓一直很好,每当他对财富动了贪念之时,他就会想到刘洪七,因此并不敢去过多获取。而刘洪七也一直没有出现过,尹小三在驾崩的时候还叫过这个名字,让他的“皇子”们百思而不得其解。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奇怪的公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