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为啥不让座

  美女为啥不让座

  万师傅调到公交公司开特2路车,往返于闹市区和工业园之间。这是他上班的第一天,万师傅调转车头,刚在起点站台边停下,就上来一个打扮时髦、衣着光鲜的年轻女子,紧靠前门临窗的那个位子坐定。到了第三站,车厢全都坐满人,最后上来一名乘客刷的是老人卡。万师傅见是位白发老大爷,便扭头往车厢内望了眼,提醒道:请为老人让个座。车厢后部立即有乘客响应,站起身腾出位子喊老大爷过去坐。可老人笑笑,没去,双手抓着驾驶室后面的一根横杠。和美女同座的是个孕妇,按理说,那美女让座是既方便又很平常的事。可任凭老大爷在面前摇晃,她却视而不见,脸朝窗外。万师傅见了,直摇头,轻叹一声。

  第二天,万师傅同一时间又在起点站看到那美女。上车后,她仍坐在紧靠前门临窗的那个位子。过了两站,上来一个拄着双拐的中年男子。在车厢内扫射一圈,看前几排没有空座位,就倚靠前排座位站着。这次,美女旁坐个学生,他看了眼靠窗的同座,见她无让座意思,就主动站起身拉残疾人坐下。这时正好遇上十字路口的红灯,万师傅侧过身子,十分不满地瞟了眼那美女。

  接下来几天,万师傅每天都在相同时间看到那美女,在起点站台上车后,总是坐在靠前门临窗的位子。中途,不时有老人、孕妇、儿童上车,万师傅有意提醒前排那个美女让座,可她无动于衷,只当没听见,就是不让座,一张脸看着窗外,似乎在说,让座是别人的事情,与她无关。

  看那美女一身整洁的衣装,万师傅心里暗忖,是不是害怕站在车厢内被人拥挤弄皱了衣裳?她从事什么特殊工作,如此高傲,还需要这样讲究仪表形象?万师傅非常纳闷,一时好奇心起,决定择日跟她走一趟,探个究竟。

  那天早晨,换班后的万师傅早早地躲在起点站台广告牌后面,等候那个美女。待美女上车了,万师傅就夹在乘客中挤上去,坐在她后面几排的位子。公交车途经十字路口、广场、商业街……最后进入工业园,上上下下的人更多了。看见美女急匆匆下车,万师傅跟着下车。她径直向一家工厂的大门走去,背影很快消逝在厂房里……万师傅更来气了,心底骂道,不就是在一家工厂上班的吗,臭美什么?人家教授在公交车上也主动让座呢!

  见厂子门前有个大橱窗,万师傅几大步跨过去,想看看那是怎样一家工厂,非得强调女工的衣着服饰。可橱窗内没有介绍企业的文字,只是个公示栏,是全厂职工为灾区捐款的明细,凡捐款2000元以上者还贴出了照片。万师傅的双眼在一排排照片上扫来扫去,认出那个美女。她叫林小薇,捐款2200元。万师傅对她的印象一下子来了个大转弯,但他依然有些糊涂,献爱心那么大方,而在公交车上为啥连个座位也不肯让呢,难道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万师傅拍拍脑袋,苦笑一声,转身离开。

  万师傅上班了,又看见林小薇上车后抢坐在那个临窗位子。这次交班之前,万师傅做了个手脚,在车顶棚边装了面反光镜,正好对着前门临窗那个座位。他想弄清楚林小薇为啥每次都要坐在那个固定地方,也从不让座,到底有什么秘密?万师傅在镜子里看到,她用手托着下颌,脸始终望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楚楚可怜。特2路公交车要经过一个广场,广场后面有个站台。公交车在这个站台旁刚刹住,万师傅就看见她朝站台扔去一团东西。没看清她扔下的是什么,却看到了一个扎白头巾的妇女,胸前抱一块牌子,上面还写着字。

  后来,万师傅就开始特别注意这件事了,依旧看见林小薇向广场后的那个站台扔下一样东西,仍然看见那个抱牌子的白头巾妇女……万师傅是新来的司机,不明就里,下班后,问了其他几名途经广场的公交车司机。

  原来前段时间,那个站台边发生一起车祸。一名小学生穿过马路时,与刚启动的特2路公交车狭路相逢,生死刹那间,一青年男子猛冲过去推开小学生,而自己却命丧车轮下。那个白头巾妇女正是那个被救学生的妈妈,和丈夫带着孩子进城打工。在他们老家农村有个习俗,如果因水、火、车祸等原因得救后,获救者要披麻戴孝在肇事地点跪拜七七四十九天,每次都要在2个时辰以上,以祈求生者平安,死者来世安康。

  为报答英雄的救子之恩,朴实厚道的妈妈依照习俗去做了,可第一天就遭到城管劝阻,说她那副装扮跪在公交车站台边有碍城市形象。她好说歹说,城管得知实情,也被她的诚心深深感动,便建议她把装束稍稍变换一下,并帮她做了一块安全行驶,珍爱生命的牌子,以告诫司机和行人注意安全,两全其美。许多人见状,都被她的行为举止所感动,不少人还伸出援助之手……

  星期六,万师傅逛步行街碰巧遇见林小薇。正愣怔时,林小薇嫣然一笑:咦,这不是开特2路公交车的师傅吗?万师傅看了她一眼,颇有几分尴尬,问道:你还在记恨我,要你让座的事?

  让座,给谁让座?出租车上有座位啊!林小薇指着一辆出租车,突然甩出这句云里雾里的话,差点把万师傅的鼻子都气歪了。

  这时候,万师傅顾不得那么多了,心中对她的那点好印象也荡然无存,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豁了出去:广场站台边那个扎白头巾的妇女,同你有什么瓜葛,看你每次经过时都要向她掷纸团什么的,鄙视乡下人,是不是?抢坐那个位子,就是为了方便自己,扔去你心中的仇恨,是不是?

  听到这话,林小薇瞪大眼睛,鼻子一酸,双手捧着脸朝一条巷子跑去……

  说来也怪,越是冤家越碰头。第二天星期日,万师傅又和林小薇在街头相遇。觉得昨天有点过分,万师傅连忙主动同她打招呼:我知道你叫林小薇,还知道你为灾区捐赠一个月工资。林小薇打住脚,望着万师傅,欲解释什么,嘴巴嗫嚅几下没吱声。

  万师傅,你还在开大巴车吗?林小薇旁边的一位大妈走上前来,同万师傅打招呼,我这个闺女呀就是命苦,唉……这位大妈原来就是林小薇的妈妈。去年,林大妈参加社区组织的活动,乘坐的大巴就是由万师傅驾驶,给她的印象特别深刻。

  林大妈和万师傅唠叨了一会儿,也揭开了林小薇为何抢座那个位子,还向白头巾妇女扔东西的真相。前不久,林小薇的新婚丈夫,在广场公交车站台附近因救一个横跨马路的孩子牺牲了,救人前他就坐在特2路靠前门临窗那个座位。林小薇曾听说过,人临死前使用过的物件,两个月内都保留其生物信息。近来她每天抢坐那个位子,就是为了感受丈夫的生物信息。又听说,肇事地点那个举牌子做交通安全宣传的妇女,着那身衣装是为了祭拜孩子的救命恩人,林小薇感动极了,便在乘坐特2路公交车上班途中,朝车下扔小纸团,上面写的都是她对丈夫的思念之情,也算是对死去丈夫的一种纪念……

  明天又是万师傅当班,他要在特2路公交车上亲口对林小薇道一声:对不起!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女为啥不让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