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之夜

  奇特之夜

  江南奇地桃花谷,溪水自流,桃花妖艳,不知何时起,开始陆续有人定居下来,慢慢形成了一个小寨子。奇地多奇人。桃花谷的谷民与众不同,有的玉面如画,有的狰狞吓人。大家相安无事,对别人的一切,一概不管不问。

  谷中最奇特的人莫过于夜驼子。夜驼子是一个驼背,那背上的大疙瘩压得他脑壳都要碰到地面了,以致很少有人能看清他的五官。他总爱在夜里到田里干活,一把乌黑的锄头在星光下舞来舞去,活脱脱就是一副地狱恶鬼的模样。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在白天干活,那么美的老婆夜夜独守空房,他放心吗?

  他老婆是桃花谷公认的第一美人,婀娜多姿国色天香。她与夜驼子恩爱有加,真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曾有人打过这美貌老婆的主意。桃花谷里的一等男子玉面潘安,整天手摇一柄折扇摇来晃去,专往女人堆里钻。这天路遇夜驼子老婆,玉面潘安见四下无人,忍不住上前调笑了两句,夜驼子老婆倒也大方,媚笑说:今夜三更时分,奴家虚席以待。反正我家那驼子是夜夜不在家的。

  三更时分,玉面潘安花蝴蝶般飞进夜驼子的院墙……然后,众谷民只听得夜色里传出一声惨叫,叫声一出便戛然而止。有眼尖的人发现笔直的院墙上伏着一人,像壁虎一样吸在墙上。定睛再一瞧,此人已被锄头柄死死钉在院墙上,像被钢针刺穿的花蝴蝶。

  花开花谢中日月就这么流淌下去,谁知这天晚上夜驼子家来了一个客人。夜里老刀子起身小解,忽听隔壁夜驼子家有种不同寻常的呼吸之声,像是武功极高之人在细微吐纳。

  老刀子当即屏了呼吸,如狸猫般悄无声息地攀墙伸头一看,淡淡的星光下,宽敞的院子里,有两人对面而立。一个不认识,满面虬须高大魁伟,手中一对峨嵋刺寒光夺目。站在对面的人腰如标枪,剑眉星目不怒自威,此人也不认识——不,认识,这不是夜驼子吗?

  这么说一直以来他的驼背都是装的?

  虬须客沉声说道:三年前你拐走我的女人,老天爷开眼,今天我终于找到了你。男人在世,这等奇耻大辱是一定要报的。桃花谷真是个好地方,你倒挺有眼光的,只是现在神仙日子只怕过到头了!

  夜驼子慢慢拿过他那通体乌黑的锄头来,说:三年来我乔装打扮,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可还是夜夜不能成眠。我知道这一天终究要到来的,现在终于来了。也好,就让我们作个了断罢,不知我三年来的夜夜苦练可挡得了你的夺命双刺?

  然后,老刀子看到两人电光火石般交起了手,原本貌不惊人动作迟缓的夜驼子此刻闪转腾挪间娇如游龙,那柄锄头在他手里舞起来呼呼作响声势吓人;而那虬须客手中一对夺命钢刺更是神出鬼没如影随形,刺刺取命。

  老刀子正看得神晕目眩,忽听虬须客一声断喝:着!再看夜驼子,就如断线风筝一样直飞出去,胸前鲜血狂喷。

  夜驼子并没有摔落尘埃,而是落进一人怀中,巨大的冲力撞得两人马翻人仰,看得出此人并无半分武功,她正是夜驼子的老婆。

  夜驼子的老婆抱紧夜驼子,翻腕亮出一柄利剪,顶住自家喉管,对虬须客叱道:你敢杀了他,我立即随他而去!

  虬须客硬生生定住了身形,颤声说:这是为什么?难道你对我半分情意也没有了吗?

  夜驼子老婆毫不犹豫地点头,说:只有跟他在一起,我才是这世上最快乐的女人。他死,我必不活!

  虬须客眼中光芒慢慢黯淡下去,对夜驼子喝道:想不到你们倒是有情有意,我就成全你们罢。可你记住,日后你若是对她有半点不是,我定取你性命!说着张臂如蝙蝠,呼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刀子进家时,他的老婆,一个丑得令人不敢直视的女人睡眼蒙眬地问:这么长时间干什么去了?一泡牛尿也尿完了。

  老刀子像下定决心一样轻轻跺下脚,在心里坚定地说:如果哪天有不速之客找上门来,我也要誓死保护自家的幸福。没有人知道他的老婆才是桃花谷第一美人,只是化了副丑陋无比的妆容而已。

  星光照耀下,却见刚才老刀子轻轻一跺的地方,一块坚硬的青石板已断成了几截。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奇特之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