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狼

  梦狼

   河北有个姓白的老头,他的大儿子白甲在南方当县令,已经两年没有他的消息。有一天,有个姓丁的远亲来拜望白老汉,白老汉热情地款待了他。丁某会点巫术,闲谈中间,白老汉询问阴曹地府里的事,丁某说得神乎其神,奇幻异常,白老汉一笑了之。丁某离开后没过几天,一次,白老汉正在睡觉,梦见丁某又来了,邀他一道出去玩。白老汉身不由己地跟他去了。他俩进了一座城门,丁某指着一座门说:这是您外甥家。当时,白老汉姐姐有个儿子在山西作县令,他惊讶地说:我外甥怎么会在这里呢?丁某却说:你要是不信,进去看看就知道了。白老汉走进门,果然见到了他的外甥,头戴貂皮帽,身穿绣花官服,坐在大堂上,握着矛戟、打着旗幡的卫士分列两旁,白老汉想去见外甥,但没人可以给他通报。丁某一把将他拉出来,对他说:你公子的衙门离这儿也不远,想见他吗?不一会儿他俩来到一座官衙,丁某说:进去吧!白老汉走近大门,见一只大狼挡在路中间,吓得不敢走了。丁某又说:进去吧!又进了一道门,只见堂上、堂下,坐着的、躺着的,都是狼。看台阶上,白骨堆积如山。白老汉见此情景,吓得浑身哆嗦。丁某便用自己的身体挡护着白老汉走进去。白老汉的儿子白甲正好从屋里出来,看见父亲和丁某非常高兴,稍稍坐了一会,便叫仆人去办筵席。忽然一只大狼衔着一个死人进来,白老汉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说:这是干什么呀?白甲说:对付着做几样菜吧。老汉急忙制止他,心里惶惶不安,想离开,却又被狼群拦住了道。正当进退两难时,忽然见群狼乱纷地嗥叫奔逃,有的钻到床底下,有的趴在桌底下,白老汉惊呆了。一会儿有两个身披金甲的猛士瞪着眼睛跑进来,拿出一条乌亮的铁索把白甲绑起来。白甲扑地变成猛虎,牙齿又尖又长。一个金甲猛士拔出利剑要砍掉虎头,另一个说:且慢!且慢!这是明年四月的事,不如先把虎牙敲掉。便拿出大锤猛敲虎牙,虎牙一颗颗掉在地上,老虎痛得大吼大叫,声音震得地动山摇。白老汉这回吓得魂飞魄散,汗如雨下。突然,白老汉惊醒了,才知这是一场梦。老汉心里觉得怪异,便叫人去请丁某,丁某推辞不肯来。老汉写下这个梦,叫二儿子送到白甲那里去,信中反复告诫儿子要老老实实做人。老二到了白甲衙门里,见哥哥门牙都脱光了,惊问他是怎么回事,白甲说是酒醉落马摔掉的,老二询问摔伤的时间,白甲说是某月某日,老二一听,正好是父亲作梦那天,更加惊奇。于是,老二便把白老汉的信交给哥哥白甲。白甲读完后神色大变,过了一会说:这不过是巧合而已,不足为奇。当时,白甲因刚向上司行了重贿,被推荐重用,所以并不在意这个梦。弟弟看见白甲手下满堂贪赃枉法之徒,行贿的,走后门的日夜不绝,便流着泪苦劝白甲不要这样做,白甲却说:你成天住在乡下破草房里,所以不知道官场的诀窍。升降之权,在上司而不在百姓,上司喜欢就是好官。弟弟知道没办法阻止他,便回家告诉父亲。白老汉听说以后大哭了一场。没有办法,只有损家财去救济贫民,天天向神灵祈祷,只求老天对逆子的报应,不要连累妻子儿女。过了几天,听说白甲被推荐为吏部主事,贺喜的宾客满门,白老汉却更加伤心,托病卧床不出来。不久,听说白甲在回京的路上遭遇强盗,主仆都丢了命。白老汉才起床,对人说:鬼神之怒,只报应了他本人,而保佑我们全家的恩德不能说不厚了。因而焚香拜谢上天。来安慰白老汉的人,都说这是道听途说,只有白老汉却深信不疑,并定下日子为白甲准备丧事。但白甲真的没死。原来,他遭遇强盗时,试图拿出全部金银财宝以保全性命,强盗们对他说:我们要给百姓报仇雪恨,难道只是为了几个臭钱吗?说完便把他的头砍下来了。还有几个专门鱼肉百姓帮白甲搜刮钱财的衙役,全部被强盗杀死了。强盗们这才分了钱财,然后飞驰而去。过了不久,正巧另一个县令从这里路过。那县令看到白甲尸首,便问:被杀的人是谁?在前面开路的随从说:他是白县令。那县令说:他是白老汉的儿子,不要让老汉看到这么凶惨的样子,还是替他把头接上。于是,就有个人一边把白甲的脑袋接到颈上,一边说:坏人的脑袋不应该正着接,以肩膀对着下巴算了吧。接完白甲的脑袋,他们就走了。过了一会儿,白甲竟慢慢苏醒过来了。他的妻子去给他收尸时,见他还有一口气,便把他放在车上,慢慢地给他灌些汤水,他也可以吞下去。他们都寄住在旅店里,没有路费回家。半年多以后,白老汉才得到白甲的确实消息,于是,连忙派二儿子去把白甲接回来。白甲虽死而复生,但眼睛只能够看到自己的背,歪着脖子,不再像个人了。白老汉的外甥因有政绩声望,这年被提拔为御史,所发生的事全都应了白老汉所作的梦。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梦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